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我想看他在明枪暗箭和烽火狼烟里与他并肩,在安宁喜乐的岁月找回一生的家园;

我想看他隔着重重宫墙放飞那只白鸽,回头却撞见他翩翩一袭白衣和疏狂的笑脸;

我想看老司机针尖麦芒火花四溅的博弈,看精明半世的两人无可救药栽进一片痴情;

我想看大院长宠溺地揉着爱人卷卷的发旋,小警察用一颗炽热的火种暖了他心里经年的雪;

我想看农场与兵团的青春岁月终熬成烈酒,当时代回到正轨,他还是他心里策马而来的少年;

我想看他用一曲大提琴抚平他的狂躁与脆弱,他用过去攥着酒瓶的手与他十指相牵;

我想看温柔的医生与桀骜的刑警奋战在两条直面生死的战线,懂得彼此的伤痕与负重,永不会动摇最初的心念;

我想看他鹿一般的眸子和他的貂皮大衣,看晦暗动荡里清凌凌的月,给他搞定大舅子一往无前的决心x。

……

我想看好多好多,好久好久,想看他们在千万个时空里,担一肩风雨和星光,相遇相爱,执手白头。
天知道他们对我的意义!
天知道我有多爱他们!



评论(25)
热度(403)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