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 - 4

*现代AU

前文请戳  3  ~

(文中涉及的所有案件纯属虚构,没有具体原型。如有bug,先行鞠躬。欢迎指出,请别较真ORZ~)

话说,三次元即将过得没日没夜,实在没空码字了。谢谢你们喜欢,等我闭个关(不会坑),17号以后见~啾咪~


————————————


4

郭骑云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债权人会议要开了,他也随之进入无限加班模式,明诚每天七八点给他发条微信,炫耀一下自己已经上了地铁。

都说破产团队几大破事之一就是飞遍全国长期出差,郭骑云初生牛犊不畏虎,头一次轮上兴奋莫名,拖着行李箱早几分钟下到十七层,乐颠颠站在电梯口和明诚告别。

“阿诚我跟你说,还好我修了会计二专,不然审查债权的时候两眼一抹黑,基础表格做不来,肯定要被踢出去。”

明诚失笑:“你这么喜欢这个组啊?”

“你不也喜欢你的组吗?”郭骑云反过来问他,“某些人刚来的时候还不想做知产,现在不是干得挺开心的?再说了,天天都回去那么早,就冲这一点也该感恩戴德。”

“我可是每晚要回乡下去的,加班加到你那个点,还活不活了?”

郭骑云掐指算了算地铁路线,一脸同情:“你要不找找周围有没有什么可以租的房子?”

明诚白眼:“一看你就不食人间烟火,这地方最破旧的房子三千五朝上,我靠实习工资还是靠家教?”

“那住到我家去呗?”

“多谢多谢,可你出差的时候怎么办?”明诚大大咧咧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没事,就是起个早而已。”

郭骑云坚持:“你没加过班,不知道厉害。哪天被留到十二点,哭都来不及。”

“到时候再说吧,据说九点以后打车可以报销。你说……如果我坐地铁,这笔钱能不能省下来?”

“服了你了。”

电梯门打开,郭骑云拎着箱子快步走进去,在一众对出差司空见惯的同事里,兴致高得惊人。

明诚第一次见到了王天风,个子不高却气场十足,圆圆的脸神色端严,圆圆的眼睛目光犀利,有种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无所遁形的感觉。仔细一想,大概除了办案风格的迥异,明楼和王天风可能也看不惯彼此各自骄傲、审视人心的样子。

他有点心疼郭骑云,王天风这双锐不可当的眼睛,所有乱七八糟的心思和不纯粹理想,大概分分钟就能被戳穿,幸亏郭骑云是个一根筋通到底的老实孩子。

 

回到办公室时,明楼又在收拾公文包,头也不抬随口问明诚:“手边有事吗?”

明诚摇头:“没什么赶时间的工作。”

“想不想出去转转?”

“诶?”

“总待在办公室里挺没意思的吧?我要去见客户,收拾一下,跟我走。”

明诚不得不承认自己小小地雀跃了一把,原来郭骑云的兴奋还是有道理的。

明楼借着路上的半个小时开始向明诚交代客户和案件的基本情况。当事人是一家光纤光缆研发制造单位,他们的SZ绞合束管成缆机、软光缆制造设备等在国内相关市场占据一定主导地位,多年来也对商业秘密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和保密制度。对方则是经营领域相似的企业,两家公司在软光缆市场存在竞争关系。

明诚云里雾里地听着,心里暗自叫苦。又是全然陌生的领域,虽说不用有多了解,但真要比对双方的技术来收集证据,少不了要去熬夜补充背景知识。

明楼接着说,两家公司之间原先有贸易往来,四个月前当事人发现技术秘密和客户资料向对手公司外流的迹象,出于技术开发领域必要的敏感性,找到A所帮助查实这件事,一面加强了对内网和计算机的监控。明楼接手之后,案件进入证据调查阶段,据当事人说,现在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明诚心里明白,做到明楼这个年纪,资深律师的业务领域划分已经相对明确,关于专利和商业秘密的案件咨询明律师,差不多已经成了知产部门甚至整个A所的共识。

 

前来接待的两位公司法务非常热情,看见明诚的时候却迟疑了一下:“明律师,这位是?”

“我的助理,”明楼毫不犹豫道,“后续他会和我一起完成这个案件。他非常优秀,保密之类的问题您也完全不用担心。”

明诚心跳得很快,下意识站得直了一些,尽量显出专业又可靠的样子。

法务先生点头,把他们一路领进会客厅。技术部门和内部监管部门的同事递给明楼三个牛皮纸文件袋,里面是整理出来的设备验收报告、零部件采购合同、与对手公司的购销合同等文件,以及根据明楼的安排所调取的内网信息传输记录、保密U盘使用记录等资料。

明楼戴上眼镜,开始快速翻阅文件夹中的合同和凭证,一份份挑出与案件有相关性的文本,递给明诚归档整理。他周身散发着利落而果决的气场,明诚悄悄琢磨着,一点点调整自己的状态。

技术部的负责人开口道:“明律师,我们研究了对手公司的产品,基本可以认定他们是得到了我们的图纸。”

“既然您这边打印和领取技术图纸都要签收,如果纸张数量没有出入,还是应该重点考察电子版的泄露。”明楼颀长的手指夹着一支钢笔,一丝不苟地浏览着传输记录,对比邮件和拷贝清单,圈划其中可疑的部分。

明诚打开录音笔,同时拿出笔记本开始做谈话记录。

“我们的内网资料不能直接从电脑里拷出来或者通过邮件转发,保密U盘的归属也都有明确的登记。”负责人继续说。

明楼点头:“如果真的要泄露图纸,应该不会直接使用自己的保密U盘留下把柄。不知道您这边的电脑接入一般性存储设备的时候,即使不能使用,是否会留下记录?不排除他们做过这样的尝试。”

他停顿了一会儿,等着会客室里的技术员调取相关信息,又道:“也不排除资料交接过程中,使用其他人的U盘转移信息的可能性。或者更直接一点,手机拍摄发送。”

“上次您建议的内部排查方式我们做完了,目标大概确定在这几个人之间。”负责人拿出一张名单,按顺序逐一与明楼分析,又安排助手请来了负责图纸和信息监管的几位同事询问相关情况。

这个过程很长,明诚小幅度伸展了一下身体,转了转僵硬的脖子。明楼向他的方向投来一瞥,笑着示意他不必太拘谨。

夕阳西斜,对面大楼的影子投在落地玻璃窗上,被云层稀释过的阳光反射进来,亮晃晃地笼着明楼硬朗的侧脸。都说认真的人最好看,明诚觉得这话不假。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负责人终于心里有数地长舒了一口气,开始和明楼讨论起诉对手公司和起诉泄密职工的相关问题。明楼嘱咐他进一步留意这几个员工的动向,不可掉以轻心,也不能张扬出去,搅得公司人心惶惶。

负责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明律师,如果对方拿到了基本完整的技术资料,他们是不是可以伪造整个自行研发的过程?这样一来,他们就能举证他们是自主开发的。”

明楼的眼神黯了黯:“他们当然不会承认非法获得商业秘密,所以才要对他们和您这里的泄密员工双管齐下。”

“明律师以前做过类似的案件吗?”对方好奇。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明诚抬起头,看见明楼嘴角的肌肉极快地抽动了一下,下颌线绷得很紧。

不过几秒钟的停顿,明楼笑道:“我从业七年,商业秘密的案件少说也有几十起了。我遇到过……比您这种情况严重得多的泄密案件,对方甚至抢申了专利,几乎要毁了那家公司的生产线和市场——但那家公司挺过来了。”

“我知道您非常有经验,”对方赶忙解释,“我们公司也是慕名而来的。”

明楼宽慰他:“您这边的生产研发都要稳住,侵权诉讼不是一时可以解决的。我们胜算很大,我也会尽全力。”

 

从客户那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摩天大楼的外墙广告灯和霓虹争先恐后亮起来,车堵在高架上一寸一寸往前挪,前方的刹车灯连成蜿蜒的红色光带,无边无尽。

司机无聊地调开了车载广播,压了压音量。明楼在路况的播报声中半合着眼睛在后座休息,明诚猜也能猜到他脑子里必然飞速过着案情和证据,不给自己片刻空闲。

但今天的明楼又有些不同,明诚记得他见客户回来通常都是意气风发的,最多因为连日的工作显出些疲惫,很少露出这种低气压的状态。明诚偷偷斜着眼睛瞥他,竟在他的沉默里觉出一种哀伤。

明诚调整了一下坐姿,仔细回忆下午和当事人的谈话。

一起常规的商业秘密侵权纠纷,公司内鬼流出信息,对方依照该技术生产了同样的产品,并无其他枝节。

是因为对方问的那句话?不会,对方的信任是写在眼睛里的。

是因为证据?不会,看这架势已经能够完成举证责任,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明楼的情绪调整得很快,不等明诚脑补完整个案件,又能神色如常和他聊天:“晚上还要整理一下刚收的证据和证言,你愿意加班吗?”

这flag也来得太快了吧!明诚心下哀怨,出口却是毫不迟疑的一句“没问题”。

明楼点点头:“那一起吃个晚饭,晚上我教你整理。”

明诚还没来得及客气一句,明楼的手机适时冒了个提示音,一条语音微信。他把音量调低贴在耳边,里面热情洋溢的声音还是让明诚和司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大哥大哥,我同学临时有事没法约饭,我就在你单位旁边,蹭个饭呗?”

司机轻声一笑:“明律师的弟弟啊?”

“对啊,那个臭小子。”明楼语气里有遮不住的宠溺,他转头看了看明诚,商量道,“你介不介意我弟弟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明诚一愣,万万没想到明楼会征求他的意见。他才是那个外人啊,难不成他摇头了,明律师就会撇下弟弟带他去吃饭吗?

可即使知道是客套,明诚心底依然蓦地一暖。他想起明楼相框里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男孩子,阳光跳跃在那双明亮的眼睛里,耀眼,清澈,无畏,是他求不来的美好的少年时光。

明诚轻轻咽了一下:“好呀!您弟弟多大了?”

“比你小三岁,刚考上大学,也是C大,好像是学什么软件的。”

“您这当大哥的,不知道他什么专业啊?”明诚笑起来。

明楼搪塞:“他自己也是瞎填的,大姐由着他,我也就随他去了。”

明诚煞有介事点头:“可惜我混得不好,以后没法罩着他。”

“买咖啡打个折总行吧?”明楼调笑。

“那不行。”明诚脱口而出。


(TBC.)


小目录



评论(60)
热度(528)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