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 - 11

*现代AU

前文请戳  10  ~

赶在假期的尾巴,祝姑娘们明天上班上学愉快~~~【你走

————————————


11

七八月份的天气终究还是太热了一些,宿舍年久失修,并不隔音的窗户挡不住空调外机的轰鸣,明诚在这段规律的噪音里渐渐平复下来。

他和明楼之间隔着九年时光、两层阶级、一个职场和无数秘密,明楼于他而言是站在云端的人。他曾仰望那个高高在上的光环,对云层里缥缈而神秘的世界满怀好奇,直到一点点看见了那人的疲惫,那人的痛苦,那人的高处不胜寒。

明诚不知道这个夜晚明楼也在为同一桩往事心绪难平,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能真真切切感知到对方。突如其来的信息把所有模模糊糊的困惑串在了一起,就似乎看见了他走上这条路的缘由,明白了他被怎样一段岁月紧紧拖住,读懂了他在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的冲突里放不开的执念。

光鲜亮丽、所向披靡的明大律师从天宫跌在他身边,原来谁都是带着一身伤痕咬牙前行的普通人。

明诚想用自己单薄的身躯和微弱的力量接住他。

 

“明达诉万航终审判决书”不只有“第76号”一个地方引起了明诚的注意,当他看到“海一中民三”的字样,猛地记起了朱徽茵的话。那些不曾特别留意过的细节或许藏着什么秘密,比如那个因为司法腐败被判了刑的民三庭前庭长。

贪贿类案件较为敏感,判决书相对简单。朱徽茵的记忆有所偏差,这位前庭长的主要入罪理由是贪/污,受/贿罪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涉贿内容也写得简略。明诚聚精会神在裁判文书网和检察院的相关网站上寻找和该前庭长受/贿有牵连的所有司法文书,但公开的部分尚不足以还原这位法官入罪所依据的事实。

夜里十一点联系朱徽茵怕是不太礼貌,明诚犹豫再三,终究觉得一刻也不想再等。他没想到一个电话拨过去,不到三秒钟对方就接听了,小姑娘声音很惊喜,试探性地喊他:“阿诚?”

明诚不忍心破坏这份真挚的期待,先温和道:“后天我去取立案通知书,答应了要和你说一声的。”

朱徽茵显得很开心,语气里都透着飞扬的情绪:“那我去门口接你呀。”

“好。”明诚应了,终于进入正题,“徽茵,我冒昧问一下,上次你和我说到的那个判了刑的庭长……能不能具体说说?你知道的东西,什么都行。”

“啊?”朱徽茵反应了一会儿,“前庭长?”

“你当时说他是收受贿赂枉法裁判?”

“是,案子在二中院审的。”朱徽茵有些着急,“出了什么事吗?”

明诚酝酿了一下措辞:“一个十几年前的案子,那个前庭长是终审的审判长。”

“你觉得判决有问题,怀疑是他动了手脚?”

“我不敢肯定,网上能查阅到的公开文书非常有限。”明诚顿了顿,“所以我想问……你们法院内部有没有什么途径可以看到完整的卷宗?”

朱徽茵下意识捂住了手机的声音接收部分,低声道:“实习生没有法院内部的账号和密码,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合不合规矩。但是如果你真的需要,我舅舅是二中院的法官,说不定能帮上忙。”

“这样啊……”明诚犹豫了。他冥冥之中觉得前庭长是一个突破口,死死揪着不想放弃,但如果要为了他的猜想绕这么大一个圈,他打心眼里害怕连累到别人。

许久未听见动静,朱徽茵笑了:“阿诚,我知道你已经想好了。如果不是足够坚决,你不会打这个电话的。”

朱徽茵认识明诚三年了,点点滴滴的观察让她觉得自己比旁人更了解他,可是明诚始终是个她无法靠近的人。他在安全距离内周到礼貌,颇具绅士风度,有时候甚至称得上热情,但他几乎从来不会开口麻烦别人。他习惯了自己抗下一切,担下责任,这份坚强和担当让朱徽茵心疼,又要命地吸引着她。

然而今天,明诚为了一桩旧案,第一次开了口。她无法不对此感到好奇:“是谁的案子?你这么上心,还要走私人的渠道?”

明诚轻咳了一声:“当事人隐私。对不起,暂时不能告诉你。”

“阿诚,”朱徽茵踟蹰着开口,“有句话可能轮不到我来说——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这种事情毕竟是别人的秘密,如果人家不领情,你还平白得罪人。”

此话一出,醍醐灌顶,明诚愣住了。

是啊,这个夜晚查到的一切,有他什么事呢?区区一个实习生,三生有幸碰到明楼这样的资深律师,有什么资格窥探领导的秘密,还试图插手这个案件?明楼与他亲近,带他回家,请他吃饭,不代表允许他肆无忌惮闯进那片禁忌之地。

可是,从他对76号文件夹充满好奇,就已经开始逾越;从他仔仔细细阅读涉明达公司的判决书,就已经犯了忌讳;从他试图自己在前庭长身上挖掘线索,就已经越陷越深。

他对明楼,早已经自不量力地超过了一个实习生的本分。

但事到如今他又能怎么办?如果告诉明楼这个猜想,让明楼出面去调查,同样暴露了他在查旧案的心思;而一旦事实并非如此,还平白让明楼经历一场空欢喜。如果从此远离明家旧案,和明楼回到正常的同事关系,他可能因为今天的退缩,放过一个翻案的绝佳切口,任由明楼的这块旧伤继续溃烂。怎么舍得?怎么忍心?

“徽茵,麻烦你了,大恩不言谢。”明诚闭着眼深深呼出一口气。即使明楼对此大发雷霆,把他拉进黑名单,即使他们再也无法坦然共事,自此形同陌路,若能换得事实浮出水面,旧案得以澄清,他值了。

小姑娘在电话那头无奈:“好吧,我帮你。”

 

接踵而来的那个周一依然是普通而忙碌的工作日,明诚逐渐把实习生活过得稳扎稳打,压根没有关心日子走到了几号。

组里几个同事聚在秘书小姐桌边,听闻A所从本周开始包下了某个体育馆周六上午的羽毛球场,给员工增加常规的运动福利,大家都很是捧场地踊跃报名。

方恺一见明诚在门口刷卡,雀跃地朝他挥手:“阿诚,快点过来!”

明诚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被拉进人群里,方恺的手指点在几处尚未被挑选的场地和时间段,侧头问他:“我们俩一组吧,你要挑哪个?”

“周六上午啊?”明诚一脸抱歉,“上午我不行,有个家教。”

方恺撇撇嘴:“哪家倒霉孩子暑假还要学习?”

“你是怎么从高中毕业的?”明诚不可置信,“哪家倒霉孩子暑假都在学习。”

“你这算……社会实践?”

“勤工俭学。”

“有什么区别吗?”

“社会实践是体验生活,勤工俭学是没钱。”

“哈?”方恺被生生噎了一下。

明诚笑眯眯打破了这种怪异的沉默:“有财产者有人格,无财产者无人格。”

方恺哭笑不得:“这特么是形容法人的吧?”

“差不多。”明诚耸耸肩。

“我上大学那会儿,大家说些低级的玩笑,用法人来骂人,现在你们兴用法人来说自己了?”

明诚轻声一笑:“随便说说的。对不住,我周六上午真的没空。”他眼角的余光瞥到明楼气定神闲从办公室走出来,又用胳膊肘捅了捅方恺:“你可以邀明律师一起呀。”

“我干嘛想不开去邀明律师?”方恺气得瞪他,转而换了个礼貌的笑脸,跟明楼点头打招呼,“明律师早!”

明诚正扑哧扑哧低笑,肩上突然落了一只手,伴随着不急不徐的一句问候:“小方早!阿诚,你来。”

方恺无比郁闷地继续去隔壁组找他的搭档。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明楼看着明诚神秘兮兮地抿了个一字笑。明诚迅速低头检查自己的装束,正常的白衬衫、黑西裤和双肩包,与平时并无二致,应该也不曾在地铁上蹭到什么脏东西,没有黑点也没有灰尘。

他抬头诧异地看着明楼,明楼却只是笑着指了指他的桌子。台式电脑前面放了个精致低调的黑色盒子,明诚曾许多次在商场看见过那个商标,PARKER钢笔,他从来没走进去看过。

“您……”明诚有些不知所措。

明楼单刀直入打断他:“阿诚,生日快乐。”

明诚蓦地呆在原地,连“谢谢”都忘了说。他在明楼期待的眼神里迟钝到近乎不礼貌的地步,半晌才支吾着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我的……生日?”

“怎么了?”明楼起身走到他身边,当着他的面用电脑调出了OA系统中的员工资料,明诚的个人信息中赫然写着出生年月是1993年的今天。

“没错呀。”明楼有些意外,“我没核对你的身份证号,人事那边填错了?”

明诚从短暂的惊异中回过神来,还算没有被“生日”两个字砸得太懵,能够口齿清晰地回应一句:“没错,谢谢明律师。您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收?”

他想起来了,入职A所之前必须完善个人资料,生日那栏是打了星号的必填项。

他不知道自己身份证上那八位数字所代表的生日是怎么来的,小时候桂姨给他庆生往往是在八月初,她说那才是她生下孩子的日子,可如今他也记不清具体是几号了。

再往后,他再也没有了生日的概念。男生之间不似女生讲究生日礼物,铁哥们如郭骑云,也不会矫情兮兮非要给他过生日。所谓个人信息中胡诌的那个日期,连他自己都转眼忘了。

身份证上的日子也好,桂姨口中的那个日子也好,任意某个八月初的日子也好,对他来说早已没有任何分别。随便敷衍着填一下,权当是和不知道什么东西怄个气罢了。

明诚从来都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一个人会在意他的生日,哪怕,那个生日是假的。

明楼把包装盒交到明诚手中,笑着示意他打开:“你和明台年龄相仿,送你个生日礼物,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盒子中躺着一支漂亮的IM黑森林墨水笔,细长的金属笔身刻着精致的暗纹工艺,另有一张印着派克商标的方形小卡片,烫金的漂亮花体英文写着他的名字:C.Ming。

郭骑云大一时候练字,对钢笔之类的书写文具很有一番研究,明诚跟着学会了一二,便认得出明楼平时惯用的两支笔之一是万宝龙的大班系列劲黑签字笔,另一支则是和这份礼物一模一样的派克,他曾在帮明楼收拾东西的时候艳羡地留意过。

“你这么小还不适合用万宝龙,IM是派克的经典系列,我自己很喜欢,想来你也会喜欢。”

明诚喉咙一阵发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文具也能是一份令人怦然心动的礼物,轻易就把他击溃了。他小心翼翼将那支笔拿在手中端详,低下头去试图遮掩泛红的面颊和微湿的眼眶,声音出口竟带了哽咽的沙哑:“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好收下,别总想着怎么拒绝我。”明楼把那支钢笔慢慢放进明诚的衬衫口袋,笔端轻轻划过他的左胸口,激起一阵隐秘的颤栗。

那里有他擂鼓一般的心跳。


(TBC.)


小目录



评论(85)
热度(542)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