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 - 18

*现代AU

前文请戳  17  ~


顺便文前捞一波!

总裁的灯火,面飞的越人歌以及76号各种~

非正式萌炸的手机壳以及D太的小料~


—————————————————


18

刚下谈判桌的明楼一开机就收到四个明镜的未接来电,他捂着手机走到客户公司的消防通道里,压低声音回拨过去:“大姐,我这边刚忙完,出什么事了?”

明镜打电话习惯性先是温和的嘘寒问暖,说着说着又害怕耽误明楼的时间,只好加快切入正题:“你上次给我的离职名单整理,我找黎叔核查了公司这边的记录,你圈出来的三个人,我们倾向于许鹤。”

“许鹤?”明楼反应了一会儿,“那个研发部负责管理生产线相关图纸的副部长?”

“是。”明镜的声音沉稳而冷静,“他的电脑留下了多次个人设备接入记录,但无论是个人设备还是保密U盘,传输数据都为零,黎叔觉得以他的职务来看,干净得有问题。”

“还能确认他当年经手的图纸吗?我需要和万航那边提交的证据作比对。”

“能找到,但是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就什么时候给你。”

“大姐……”明楼无奈。

明镜不理会,继续道:“另外,他在万航尚未申请专利的时候就主动跟父亲辞职了,后来再没见到过他,那时候居然没有留心他的去向。”

“我记得他去了一个做涂料的企业,因为不涉及竞业禁止,他离开的时候连父亲都没在意过,还觉得是小企业高薪挖人才。”明楼努力回想前段时间收集的信息,突然明白了,“那个涂料企业,是关联公司?”

“对,万航是它的实际控制人。”明镜冷笑,“其实一查就知道,大意了。” 

许鹤和黎叔都是跟着明锐东创业的班子成员,很得明锐东赏识,许鹤研发能力卓越,而黎叔是IT方面的高手。明达公司做大之后,元老们纷纷提职,但许鹤因为管理能力较弱,在同事间口碑和人缘又都不太好,明锐东念及他尚且年轻,发展空间大,便只给了他副部长的职务,希望他继续积累经验,学会待人接物。

明楼在脑海中快速分析判断,其实事情理顺了也许就很简单:“如果说因为心里不服而受到万航的诱惑,可以说得通;利用手头大量图纸和父亲的信任而多次泄露信息,逻辑也自洽。”

“可是,那个接入记录并不能真的证明什么吧?”明镜担忧。

“大姐,我混迹法律圈这些年,还不至于离了铁证,就没了谈判技巧。”明楼的语气里带着冰冷的得意,“这种类型的人,我打过不少交道了。”

话已至此,明镜不必多言,这个弟弟有多少能耐她并不完全清楚,但对于明楼能耐的信任,她从来没有动摇过。

“那还需要我做些什么?”明镜问。

“先找黎叔把接入记录坐实,再另外制作一份数据传输记录。”明楼的思路非常清晰,语速和语气也不是平常和明镜对话的样子,似是完全切入了工作模式,“我怀疑当年IT部门有同伙对传输记录动了手脚,以至于当时查下来一无所获。黎叔制作的记录不能太完整,最好是半真半假指向许鹤的那种,目的是要他相信,动摇他的防线就够了。”

“好,这些都没问题。”

“我会去查他现在的情况,许鹤这十几年都没出头,估计在那家公司也没得到当初被许诺的东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方便多了,一旦拿下许鹤,陈炳的情况也就能摸清楚了。”

“你怎么就觉得他会被你说服,把实情都告诉你?”

明楼苦笑了一下:“我大概还有点把握。”

他比明镜多见到许鹤一次。当年父亲猝然离世,明家姐弟办了个低调的追悼会,明镜忍着悲痛忙里忙外,没留意到有个人在门口逗留,神色复杂地盯着会场正中间明锐东意气风发的黑白照,愣怔了良久。明楼的余光瞥见了他,正要去打个招呼,但那人立刻快步离开了,只留给明楼一个仓皇的背影。

可是,就凭那个眼神和那个背影,明楼知道,他不是无药可救。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到底还有些人,受不住良心的拷问。

 

回所的时候已经八九点钟,明楼的办公室里没开灯,小茶几上零散的文件还没有整理。他把外套搭在椅背上,给自己煮了杯不算太浓的咖啡,利索地规整一天下来经手的材料,分门别类放在办公桌和书架上,就像两个月前每天的生活一样。

他书架的侧面挂着一块小抹布,明诚来办公室比较早,总是顺手把两人的办公桌擦一遍,将他来不及收拾的文件妥当地放在他顺手的位置。他来上班的时候,从来都是干净整洁的。

小孩儿一身初出茅庐的稚气和执拗,夹杂着超越年龄的沉稳与体贴,在他单薄的生活里打马而过,哪哪都留下了一抹崭新的颜色。不是渲染一切的浓墨重彩,反而清淡柔和地融进他的生活里,仿佛调色盘中生来就该勾兑在一起的组合。

周四了,小孩儿离开了将近两个礼拜,都没空给他发个微信吗?真不懂事。

明楼慢慢挽起衬衫袖子,拿了那块抹布去茶水室打湿,仔仔细细把明诚的办公桌擦干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心里异常安静,甚至有种踏实而温暖的感觉。明诚的东西都摆在原来的位置,他希望它们纤尘不染地等到小孩儿回来。

是不是应该联系一下了?明楼思忖。或许除了他,就再也没人会去关心明诚吃得好吗?睡得好吗?一切都还顺利吗?这个想法在他心底最软的地方生生扎了一下,鲜明地疼。

 

不过明大律师猜错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他活泼可爱的弟弟,为了让明诚帮忙囤那些难选的选修课,可以变着花样三百六十度把明诚关心得一身鸡皮疙瘩。

“阿诚哥你什么时候下课呀?我要请你吃饭。”

“阿诚哥你晚上忙不忙呀?帮我选一下自科最热门的那个实验课呗!我们大一直接抢不上。”

“阿诚哥你好辛苦呀,要不我帮你去咖啡馆上班,你把你当年划了重点的毛概马基书给我吧?这课实在是没法听。”

……

明诚本就忙到飞起的生活被明台搅得更加混乱,小祖宗带着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跟他耍赖,或是哭丧着一张脸要他帮忙,无论哪种他都拒绝不了,更何况这熊孩子还是明楼的弟弟,惹不起。

C大的选课系统在第一轮海选中采用随机抽取的方式,其实经历一次就知道,优先级显然是从大四排到大一。明台看中的选修课都是届届流传的大热的水课,明诚掐着时间帮他囤下四门,借着晚上教学服务网人流量小,迅速把课程退掉换给明台。两人默契地完成了一次交接,明台拖着明诚非要请一顿烧烤以报恩情。

喝着啤酒撸着串的明小少爷话特别多,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探究般地问明诚:“阿诚哥,你在我大哥手下做事不觉得很累吗?”

明诚仰头喝了一口啤酒:“不觉得啊,明律师很好相处。”

“很好相处?”明台张开五指在明诚眼前晃了晃,“你晕了还是我晕了,我大哥那个性子,你还是第一个说他好相处的。大哥要求太高了,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让他满意的时候。”

“可是你知道他说的都没错。”明诚笑得很温柔,“明律师对自己的要求,远远比对别人严苛多了,他过得很辛苦,你要体谅他。”

“我知道,你跟了他两个月,就被他收服了。”明台一脸“我早看穿你了”的神情。

“明台,我怎么样并不重要,但是你得知道,你大哥真的很宠你。”

明诚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明台眼尖,在明诚抓起手机之前瞟到“明律师”三个字,哼哼唧唧地撇嘴:“你看,我大哥更宠你,他都不跟我打电话。”

——这话自然是一字不差落进了明楼耳中,换了他一个情不自禁的笑容,连声音里都带了笑意:“阿诚,在忙什么?”

明大律师自我暗示,他绝对不是在这个无聊的夜晚来找明诚唠嗑的,即使他本意如此,也该找个体面点的理由,比如,今天我又知道了一点线索,或许最后一个盲点可以突破了。再比如,大姐一直对你很感兴趣,什么时候有空来家里吃个饭吧。

专心啃着鸡翅尖的明台对第一个话题一头雾水,他们聊得简短含糊,而明镜和明楼也一直把旧案隔离在他的生活之外。在这个家里,有哥哥姐姐去背负这些破事就足够了。不过他对第二个话题倒是充满兴趣,眼看明诚一脸犹豫不决,迫不及待跟着怂恿:“来吧阿诚哥,我大姐人很好的。”

“但是我事情比较多……”

“下周的双休日!你那个家教这礼拜结束,我知道的。”

“我过去可能不太方便……”

“方便方便,下礼拜五跟我一起走!”

“太麻烦明董事长……”

“不麻烦,我大姐真的说了好几次。她热情好客,和蔼可亲,比大哥好相处一百倍。”

明楼忍着笑听电话那头的小弟强行把明诚拐回家,一阵由衷的欣慰。至于自己好不好相处这件事,懒得跟他计较了。

 

明台原本对大学的双休日有个完整又美妙的规划,希望在寝室里遇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内可尽地主之谊走遍海市的大街小巷,外可呼朋唤友畅游周边的大好河山。不曾想新室友都是本地人,一到周末各回各家,明台的一腔热血无处可托,和高中几乎没什么区别的生活硬生生让他憋出两颗青春痘。

于是照例在周五被司机接回家去,这礼拜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一进门看见了明楼。哥哥姐姐关着房门长时间讨论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明台在这个问题上格外懂事,从不掺和裹乱。接着又照例在周末被明镜大包小包护送回校,唯一的区别还是明楼的存在,而且居然亲自当了司机。

小少爷惊讶得嘴都合不拢,刚想问一句“大哥你没事吧”,突然想起明诚说的“你大哥真的很宠你”,恍然大悟——这不可言说的温柔和春风化雨的兄弟情啊!虽然突兀古怪了一点,但也是心满意足了。

明楼边开车边盘算着明诚在咖啡馆的排班,他上周托明台去了解过,一会儿把明台在寝室里安顿好,趁着明镜和明台絮絮叨叨的时间,他能赶得上去看看明诚,从他手里买一杯咖啡。

明楼有时候觉得,即使明台不在C大,他也总有借口来见一见明诚。他执着地要去找那个借口,只不过是很想看到一个人的心情,他有点陌生。

咖啡馆是个搭在食堂旁边、四面玻璃的斜顶小屋,细长的木艺枝形吊灯垂下来,打出一片熏黄色的光,远远望去,一团暖融融的迷离的灯火,像晚归的人看见家里留的那盏灯。

店里自习的学生很多,买咖啡的队伍也排出很长,明楼把车停在门口,突然觉得自己进去大概是个异类。

九月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晚风轻柔地掠过咖啡馆旁的小荷塘,湖水泛着凌凌波纹,叫人心绪安宁。他摇下窗子透过玻璃墙,静静地看着他的小孩儿围着一条藏青色的半身围裙,一脸笑容在柜台后忙碌,小白杨一般笔挺清俊的身姿,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风景。

汽车发动,明诚笑吟吟把一杯果茶递给面前的姑娘,目光越过她,一瞬不瞬盯着那辆熟悉的黑色车子消失在夜色中,眼底一片温柔。

明楼待了十分钟,他知道。


(TBC.)


小目录


评论(118)
热度(598)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