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 - 26

*现代AU

前文请戳  25  ~

——————————————————

好像越来越啰嗦了,可是刹不住这种琐碎的趋势,尴尬……

——————————————————


26

2015年春节,明诚是在明公馆度过的。大年三十他们加了一早上的班,下午明楼不由分说拖着小孩儿回公寓收拾东西,大包大揽把两人的行李一路拎进后备箱,甚至自己坐进驾驶座,生怕明诚握着方向盘就会试图跑路。

“你紧张什么?又不是没去过家里。”明楼松开右手拍了拍明诚的腿。

明诚把那只作乱的手提起来放回方向盘上,不予回答。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啊。”明楼笑眯眯偏头看他,“何况阿诚这么好看。”

“好好开车。”明诚直接打开车载广播,DJ充满活力的声线和本月华语乐坛前十的歌曲覆盖了明楼调笑的尾音。

明诚没有紧张,只是好几年来第一次不在学校里一个人过年,他需要花点时间消化这平平常常的两个字——回家。

沉默半晌,明诚突然开口:“要不年夜饭交给我?”

明楼惊诧,片刻又回过味来,反觉欣喜。他太了解明诚,当小孩儿打算把一个地方划入心底那块自己的领域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加强自己参与感。

一直以来,因为负责做饭的阿姨要赶回去准备自家的年夜饭,明公馆每年三十的晚餐都相对简单,有几年干脆放了阿姨的假,买点半成品在锅里过一道,也能摆一桌子。只要姐弟三人坐在一起,自然不强求吃什么丰盛的年夜饭,更何况常年参加饭局的明镜、见不完客户的明楼和锦衣玉食长大的明台,谁也没少吃山珍海味。

“所以……家里有菜吗?”明诚犹豫着问。

“有吃不完的菜,只缺一个大厨。”明楼笑得宠溺,甚至莫名带着几分骄傲。把这样十项全能的明诚领回家,几乎可以带动他的家庭地位,在大姐和小弟面前扬眉吐气了。

但是,当明诚真正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明镜还是觉出不妥。趁着明台一脸震惊围住他阿诚哥走来走去,明镜把明楼拉到客厅里小心翼翼问:“阿诚这孩子……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言难尽。”明楼平静地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很难说和孤儿有什么区别,甚至可能受了更多苦。”

明镜捂着嘴回头看了一眼,和小弟一般大的男孩子,在厨房温暖的灯光下冲小跟班一样的明台扬着满足又调皮的笑容,他是怎么长大的?一颗心狠狠一酸,突然就很想回到十几年前,揉一揉那个纤弱的小明诚,就像当年父亲离世,作为长姐的她紧紧搂住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明台。

“大姐,我想给他一个家。”明楼的表情藏了些她看不分明的微妙,语气却斩钉截铁。

“我也想的呀!”明镜在弟弟肩上捶了一下,“结果你看你在干什么?大过年的,拉他来做饭?法西斯呀你!”

“大姐!”明楼委屈,“阿诚想做点事情,才能安心待在这里。”

明镜一愣,品出了这话里的意味。在真正的家里,没有谁是客客气气的。做想做的事,说想说的话,人人都能把自己楔进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

明楼朝明台的方向努努嘴,补充道:“大姐,你看这小子平时好吃懒做,我偶尔让他去拖地,也是增加他的参与感,大姐别总惯着他。”

“是吗?”明镜一挑眉,若有所思看着明楼,“我们明台都在厨房里帮忙,明大公子为什么闲着?”

明楼提升家庭地位的幻想习惯性碎裂一地。

 

明诚要在明公馆的客房里住五天,明台原本满心欢喜有了个伴,终于不用整日面对明楼,谁知他阿诚哥早就不是原来的阿诚哥,不仅神不知鬼不觉开启了和明楼一起管着他的技能,而且轻易获得了他从小就渴望的特权——随意出入明楼神秘的书房。

重色轻弟。明小少爷忿忿不平,灵光一现想起了当时试图敲诈自家大哥的把柄,等明镜回了房间,蹑手蹑脚从二楼溜到明楼书房门口,一边骂自己没什么追求,一边还是忍不住贴上去听里面的动静。

话题似乎正进行到一半,不是什么明台感兴趣的内容,大致理解下来是明诚放假前提交了本科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明楼热情地问小孩儿是否需要自己的专业指导,明诚愣怔片刻,回应说自己选择了劳动法方向。

明楼很久没有体会过那种既欣慰又失落的复杂心情。洞察力惊人如明大律师,怎么可能没有发现明诚虽然对帮他翻案充满了热情和动力,但在知产组的其他业务上,即使每一件都干得兢兢业业,志趣却显然不在此。

明小少爷没听到预料之中刺激的剧情,百无聊赖坐在沙发上,拿了个苹果抛着玩。书房中的对话还在继续,有一搭没一搭传入他耳朵里。

明楼大抵听出了明诚话中的内疚,循循善诱为他打气:“一般来说,两年可以锻炼出年轻律师足够的法律能力,但至少需要五年时间来培养你在执业领域的信心。而这个前提是,你对这一领域有足够的兴趣。”

“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正的兴趣。”明诚坦言自己的困惑,也毫不避讳希望留在A所的私心,“所里都是尖端的法律业务,接触高大上的项目和客户,这其中和普通大众最休戚相关的,也就是劳动法这块了。之前教劳动法的老师在外面接案子,课堂上多少会介绍,我觉得还挺喜欢的。”

 “很好啊,”明楼到底还是欣慰多一些,“借助毕业论文真正做点实证研究,甚至换个部门实习都是不错的选择。律师这一行,更换领域必须趁早,等你在知产做到主办,市场对你的专业素养也会更加挑剔,再想去其他部门法从头学起,市场也不给你这个机会了。”

若要说源头,或许可以追溯到明诚高中时,在电影《在云端》中通过男主的工作见识了裁员的种种困境。如今遍览各部门法,更觉劳动关系影响着千家万户,在我国劳动保障体系还不太成熟的背景下,他有这份心,多希望也有这个能力。

明楼非常理解:“涉劳动法的诉讼和谈判都比较艰难,甚至有时候仅靠法律不能解决。劳动法律师需要更强的亲和力和同理心,其实很适合你。”

“明大律师舍得放我走了?”明诚压低声音,语气却明显跳跃了几分。

“今天你是别想跑的。”明大少爷大言不惭。

明台敏锐地抓住了对话里的精髓,“腾”地站起来,踮着脚尖回到书房门口,听得自家大哥裹着笑意的声音低低地说:“先过来吹个头发。”

“大哥你把吹风机给我。”是阿诚哥在好脾气地打商量。

“过来,听话。”大哥的声音已经有点危险了。

明台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大晚上吃饱了撑的听什么墙角啊!

呼呼的风声很快淹没了明诚的脚步和后面的对话,明台正天人交战考虑要不要离开,突然楼上传来明镜颇具穿透力的声音:“明台你在那里干什么呀?”

一句黑暗里的灵魂拷问,万籁俱寂。

明台吓得一躲,溜都忘了溜,手上吃了一半的苹果掉在地上,随着眼前的门被猛地拉开,苹果“咕噜咕噜”滚到明楼脚边。

明楼背光堵在门口,手上还握着吹风机。书房里的灯把他高大的影子打在前面,明台站在那个压迫性的阴影里,这下是真的危险了。

“大哥大哥!”小少爷先发制人,小声赔笑,“我什么都替你瞒着。等你告诉大姐的时候,我再帮你敲边鼓!”

“阿诚。”明楼侧身轻轻叫了一声。半湿着头发的明诚迅速在柜子上摸了一本书,越过明楼的肩膀伸手递给明台。

明台瞬间会意,扭头大声回答:“大姐,我问大哥借本书看。”

“这么晚别看书了,你们都早点睡呀!”明镜谆谆教诲,明台频频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要瞒的,”明台回身,动用了自己全部的智慧,“不就是一点……开题报告的事吗?”

明楼才不承认余光瞥见明诚在惊吓里羞红了脸的时候,心里多么恶趣味地笑了,面上依然端得严肃,狠狠点了点小弟的额头,大发慈悲放他离开。

明台在这个夜晚学会了家中全新的生存法则。

 

长假一过,连轴转的生活再度开启。早先明楼接的那桩涉法诉讼胜诉之后,他成功赢得了法国客户的信任。作为他们在中国的专利代理人,明楼需要去巴黎总部获取一些核心的技术资料;加之客户希望进一步在中国投资立项,有关专利全景分析的事宜最好能面谈。

秘书小姐在电脑中调出明楼的日程安排,三月赴法前后两日暂时没有开庭和会面,几乎从未提出过请假申请的明大律师,破天荒要求在这两天休年假。

“等你订机票的时候麻烦帮阿诚也订一张。”明楼低声嘱咐。

秘书小姐好奇地抬起头:“你要带他去呀?”

明楼一副更好奇的样子:“资深律师出差不可以带个助理吗?”

“明大律师不管账啊~”秘书小姐迅速打开A所的实习生培养计划,鼠标在报销说明那一段上划了个圈,“阿诚没有这种出差指标,他的路费和食宿……”

“找我报销。”明楼理所当然,“我知道的,你别跟他说就行了。”

万恶的有钱人。秘书小姐腹诽。

 

明大律师给自己和明诚的新年礼物都是BusinessSuit,其实他从最正式的White Tie到进出酒吧的Casual Chic什么都不缺,只不过想给自家小孩儿送件贵重的礼物最好找个借口,也可以趁此机会明目张胆买两身配套的。

明诚曾无数次路过那些坐落在海市大街小巷誉满全球的高档西装店,隔着玻璃墙艳羡地看一眼便匆匆离开,最终穿来实习的依然是唯一买得起的学校西装店的简单款。第一次上庭前明楼曾经说他不会挑西服,他那时还不信,如今跟着明楼懂了些皮毛,才知道要走的路有多长。

明楼领着明诚一件件看过那些挂在高处的样衣:“Business Suit毕竟是最常用的,平时见客户或者出席不那么讲究的宴会都很合适。”

明诚的目光停留在那些精致的剪裁上,开始嘲笑高三的自己:“我在想,当年是怎么在生活都窘迫的情况下,选择了这么一个入行初期挣得少又烧钱的职业?”

“谈不上必需品,”明楼附和地笑了笑,“但是可能的话,在形象上打造自己绝对是正确的投资。”

他还记得最初和明诚谈论西服时,小孩儿一脸“我什么都懂就是没钱买”,明明连Business Suit需要马甲和系带皮鞋都不知道,叫他舍不得笑他。这段时间以来,他们达成了一种默契和共识,明诚接受明楼在他付不起的领域为他投资,将来必用一个脱胎换骨的自己好好回报。

试穿着一整套西服的明诚耀眼到让明楼失神了两秒,小孩儿看起来温润又刚毅,是种有棱有角的清俊,不失少年人特有的神采奕奕,更添几分成熟男人的稳重。西装店的灯光落在那双黑得发亮的眸子里,荡漾着摄人心魄的清朗和温柔。

明楼走过去拉他的手:“这次时间紧,来不及定做,我们都买成衣吧。你正式参加工作之后可以慢慢琢磨。”

明诚点点头,突然反应过来:“时间紧?”

明楼神秘一笑:“有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上次说要带你出差的。”

“九天五个地方?”明诚挑了挑眼角。

“六天一个地方。”明楼旁若无人帮他整了整领带结,“三月初跟我去巴黎。”


(TBC.)


小目录




评论(115)
热度(563)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