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 - 27

*现代AU

前文请戳  26  ~

——————————————————

巴黎公(mi)差(yue)第一弹!

——————————————————

27

巴黎素来是世人眼中灯塔一般的“浪漫”的代名词,对明楼而言则更像是一段旧梦。九年以前他考取La Sorbonne读LLM,在先贤祠校区生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座城却深深刻进了他的骨血里。他曾告诉明诚这是走到今天最草率最任性的一个决定,理智的人生中唯一一次带着伤痛的浪漫主义,倒是无心插柳给了他在涉法业务中无可比拟的优势。

如果说这世上有个地方他想带着他的小爱人去探寻,去追忆,明楼会毫不犹豫选择巴黎。除去工作安排,他们属于彼此的时间非常有限,明楼懂得这座城市街街巷巷的魅力,相比那些中国游客津津乐道的地标性景点,他更希望在这短暂的光阴里给明诚留些不一样的记忆。

从在家中开始预约索邦的游览,明诚便明白了行程之所以提前一天展开,是明楼私心里要带他去逛逛这座学府的角角落落。在明楼三十年的人生里,他缺席了太多太多,他太渴望窥见其中任何一段错过的生活。

跨越几个世纪的古老校园散发着让人心悸的肃穆感和神圣感,宛如历史书中的黑白图片一点点变得立体,穿越几百年的文化气息裹在三月还未回暖的春风里,把人吹得微醺。

他们从黎塞留小教堂经侧门穿过荣誉之庭和短短一段索邦走廊,移步换景皆是厚重而典雅的风情。挨着彼此的手臂时不时轻轻碰到,明诚纤长的手指悄悄勾住对方,交缠片刻想悄无声息地放开,却被攥得更紧些。

明楼在阔别多年却熟稔于心的环境里,向满脸惊叹的小孩儿说起几间恢弘的教室里巨幅的椭圆形人物油画和金色的浮雕,说起富丽堂皇的大礼堂圆顶上象征着法、医、科、文、神学的五面单彩画,说起古色苍苍的校舍中宽阔的回廊和大理石回转扶手梯,可惜他没住过。

索邦用自己的骄傲和经年沉淀的温润感染着每个得以一睹她风采的人,像极了三年前明诚第一次见到的明楼,那个久久留在心里再无法抹去的样子。

美轮美奂的五区校际图书馆是明楼印象最深的地方,他喜欢交际也善于交际,但更多时候还是待在这里与大部头书籍为伴。木质长桌上一盏盏黄绿色的台灯映着墙壁两边齐整的书柜和穹顶华丽的壁画,那是明楼青春里格外清晰的一道记忆。

明诚站在那座庄严的建筑门口静静想象着当年的故事,那时的明楼正是他现在的年纪,追着父母和导师的脚步,揣着一段往事和一腔执念,那么勇敢,那么孤独。

明楼轻笑着回忆:“以前我们家在巴黎有个小房子,我和大姐小时候常常跟父母来这里度假。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那时候还没有明台呢。”

这个故事的后续明诚大概可以想见,明母在明台出生后不久便去世了,紧接着明达公司遭遇重创,重整最初那会儿,明家能变卖的家产差不多都处理掉了。

明楼倒是显得很平静,往事如烟,可往事毕竟温柔:“上次跟你说,这里是我父母相识的地方,其实他们也是在这里相知相爱的。”

“我知道。”那天的谈话,明诚每一句都记得清晰,“你说这里适合学习,适合相遇,适合相爱。”

明楼侧头看着他,不免觉出几分可惜:“那时候遇到你该多好。”

“那时候……”明诚倒回去算了算,凌乱不堪的过去让他有些窘迫,“我初二吧,算是刚刚浪子回头了。”

明楼没接话,只是温柔地注视着阳光下周身笼着一层淡淡光晕的小孩儿,抬手摘掉了他风衣上很小的一块碎叶。

明诚突然反应过来:“你在想什么?我那时候才初二!”

“初二怎么了?”明楼摊手,“明台初二的时候已经会偷我的法语诗集去写情书了。”

“你由着他偷?”

“打断他的腿。”

明诚毫不同情地掩着嘴笑:“明台也是傻,直接偷你的情书不是更方便?”

“没写过,他没法偷。”明楼嘴角漾开宠溺的笑意,甚至在此情此景下难得地加上了平日绝不会开口说的后一句,“这辈子所有的情话,都是说与你听的。”

学法律的人习惯了理性思维,背负的往事加重了他的心思,不自觉代入感情之中,更显得理智而慎重。明楼没想过会爱上一个什么样的人,直到小孩儿在那个炎炎夏日出现在他办公室里,命中注定。

想早些遇到你,早些带你挣脱现实的困境,可现在遇到,也是正好。巴黎连接着过往和今日,想带你去做父母当年做过什么事,做我当年做过的事,想把你融进那段岁月里,像是陪我走过在这个地方终身难忘的那一年时光。

 

他们沿圣米歇尔大道步行至卢森堡公园,草地上有很多野餐的学生,座椅上的中年人在膝盖上摊着报纸杂志,水池边已有不少嬉笑着玩帆船的孩子。明楼当年也曾跟着同学在这里和附近的植物园喂袋鼠、喂乌鸦,也曾挤在凉亭中看小树林里的夏季露天音乐会,反正明诚面对着现在端庄的明大律师,花了点功夫才想象出来。

明楼拉着小孩儿在八角形大池塘边随意落座,肩靠着肩享受大城市里这份难得的安谧,看夕阳渐渐没入水中,看不远处余晖照耀下壮丽的万神殿圆顶。

明楼合着眼休息了一会儿,突然问明诚:“你想出国读个LLM或者JD吗?法国可能过不了语言关,但美国没什么问题。”

“如果毕业后能留在A所,不读也行。”明诚浅浅笑了笑,“我暑假两个月准备司考,顺利的话,等实习期满一年,就去申请律师执业。”

明楼抿着嘴摇头:“这不矛盾啊。你从没考过托福,今年本来也出不去,可以安心把国内的事做完;如果明年走,以在职的身份说不定还能申请到更好的学校。”

明诚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无意识拨弄着手边一小颗石子:“我其实……我……”

“你什么?”明楼倾身对上他的眼睛,“我知道你想出去看看,上次你说小郭在忙着网申,那个表情,是羡慕他的。”

明诚的确是羡慕的——为出国留学这份体验本身,为作为敲门砖的T14文凭,也为更完善的法律系统所培养的法律思维。他想起方恺本科毕业后直接入职,虽说这两三年稳步提升,但也总念叨名校毕业的海归律师的理解深度和检索能力都超过自己,更别说法律英语的水平。

这种对比终成一种无形却叫人焦虑的自卑,只能笨鸟先飞以弥补在部分功底上的短板。虽然工作经验的积累胜过了象牙塔的学习,但总有一天可能会因为学历遇到无法逾越的职业瓶颈。

“你是犹豫什么呢?觉得一年学不了什么东西?”

不,明楼刚和他分享过索邦LLM项目的丰富性,四月结课后还能在法国律所全天实习三个月,对现在的涉外工作颇有助益。同样,美国的劳动法体系较国内成熟很多,他们的反歧视法、劳工法必然会给他一种思考问题全新的角度,将来面对美资客户与律师,更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是经济原因?”

不,明楼说过金钱不该是限制他选择的理由,他已经对经济问题释怀。即使没有明楼,他也愿意去拼命尝试留学基金委的奖学金和国外学校相对便利的学生贷款。

“阿诚,告诉我为什么。”

若是在这种时候说,我不想走了,我不想离开你一年甚至三年的时间,我舍不得——似乎是过于矫情了,要叫明楼失望,也叫他自己失望。

明诚抬起头的时候已是平素那副坚定的样子:“没什么。我想出去,我能考取T14,说不定可以进T6。”少年人清亮的眼睛在温暖的夕阳里,融进了这一池的沉静和柔波,融进了明楼那个为他骄傲的笑容。

最后一抹余晖落尽,他们已慢悠悠走到了美第奇喷泉。周围成荫的老树是他们的掩护,明明早已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偏偏像躲着老师悄悄在小树林里谈恋爱的高中生,背靠着这座巴洛克风格的漂亮喷泉,忘情地、热烈地接吻。

再没什么值得忧惧,这世上最好的等待,叫做来日可期。一起揭开了斑驳的过去,也终将一起探索未知的未来,那是,最好的爱情。

 

第二天,明楼正式带着明诚会见法国客户。他从小耳濡目染,赴法之前就把法语学到了母语水平,倒是明诚把对方依惯例委派的翻译当成了救命稻草。

明诚一路忍不住吐槽自己这样的助理,看不懂原版文件,听不懂大佬间的对话,纯粹像是来长见识的,为什么所里会同意让他跟着明楼出差?

前一晚他们窝在酒店准备材料,法国客户要在国内参与的项目是无人机领域的研发和制造,明诚在第一环节检索出目前的专利主要集中在飞行控制和旋翼机领域,列出了全球范围内的无人机专利权人。当明楼进一步就客户具体的起落架方向分析潜在风险、找寻技术空白点、提供研发方向的时候,他也全程参与,其实除去语言部分,立项前后的事宜明诚都非常熟悉。

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明诚频繁进行积极的心理暗示,给这趟公差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他能待在明楼身边帮他做知产项目和案件的时间不多了。出差前他已经向组里的合伙人提出了更换实习组别的申请,明楼略作周旋,等明达公司的案件完结,他很可能会转到商务合规部做劳动法的实习生,这让他对待近期的工作更加一丝不苟。

准备到应对竞争对手的阶段,两人开始罗列许可、准备专利无效的证据等应对策略,明大律师但凡提到“关键证据”,甚至是“防止恶意诉讼”,明小律师都条件反射地脸颊飞红。

明大律师躲在厚厚的文件背后得意地偷笑,这下是真的想要故意逗逗小孩儿了。平时明小律师在所里或是在客户面前,还能出于法律专业素质屏住一二,可到了只有两人相对的时候,到底又开始不好意思了。

放飞自我的时候玩过了火,明小律师还是脸皮太薄——当然这并不是明大律师脸皮太厚的意思。

羞了一阵子的明诚恨得咬牙切齿,摆出一脸好学问:“这些东西用法语怎么说?”

明楼好整以暇往椅背上一靠:“你还是别知道的好,万一在客户面前脸红了,你打算怎么解释?”

“我还是知道的好,”明诚生无可恋,“不然你在客户面前明目张胆调戏,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信息太不对称了。”

“打住打住,”明楼主动坐得远了一些,“你再这样,我可不能保证我会干什么。”

这个晚上两人着实动用了全部的忍耐力和责任感,最后一人一床被子睡在大床两侧,各自把自己裹起来挨过了漫长的夜晚。

明大律师没想到的是,真到了客户面前,凌然正气的明小律师才是那个明目张胆调戏的人。小孩儿把资料夹递给他的时候,手指似有若无在他手心里挠了一下。

小兔崽子,所有的账秋后一起算。


(TBC.)


小目录


PS.

LLM:一年制法学硕士;

JD:三年制法学博士;

T14/T6:全美排名前十四/前六的法学院(算是一种业内评价方式吧)


PPS.

关于楼总为什么在法学生中另辟蹊径去法国读LLM,第一次解释在第十三章~~


另外一点碎碎念:

巴黎还有一章,后面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地图展开大概会顺利一点~

我真的没想到索邦那节会写得这么吃力,艰难程度大概仅次于琢磨了一个月的第二十四章(捂脸)。那节每个字都在恶狠狠提醒我,巴黎那么大,为什么上来就写一个恰好没去过的地方?!当一个想象力匮乏的作者大纲里出现了一个比较冷僻的景点,3D地图、虚拟游览、学校官网指南、旅游手册,什么都救不了你。血的教训。

于是那几百字最后也写得不太满意,亲爱的们请多包涵,如果看到bug拜托立刻戳我!爱你们~


评论(74)
热度(455)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