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 - 28

*现代AU

前文请戳  27  ~

——————————————————

重发版(⊙…⊙)

巴黎蜜月第二弹和你们要的很短的算账(x)

应该是整个故事里唯一一章不谈正事纯撒糖的吧……

(谁让昨天首页全是刀呜呜呜……

(敏感词检查了很久很久,别转,谢谢!

——————————————————


28

这些天里,两人走访了客户位于市中心的总部、两家研发中心和一座设在城郊的设备工厂,除参观工厂那日从简吃了食堂,中饭大多由对方接洽人领去品尝正宗的法式大餐。会见客户的最后一站是九区闹市的客服中心,离开时尚未到饭点,明楼顺路选了声名远播的Le Bouillon Chartier,赶在就餐高峰期之前带明诚去尝个鲜。

小店低调地缩在一条狭窄的拱廊中,韵致却颇有几分电影中的新艺术派巴黎味道。金灿灿的枝形吊灯和黄油色泽的墙壁给热闹的餐厅更添一份暖意,雷厉风行的服务生把他们迎到大玻璃窗旁临街的双人座,明楼低头摘了蒙上雾的眼镜。

明诚把两人的外套和围巾折叠好放在头顶的黄铜行李架上,很感兴趣地观察那位穿着黑色背心、系着蝶形领结的服务生在白色的桌纸上写下他们的菜品,仿佛那些龙飞凤舞的字迹本身,远远比他半个字也看不懂的菜单有趣得多。

明楼熟门熟路用法语点了茴香粉烤鲈鱼、红酒烩牛肉、焗蜗牛和牛油果色拉,指尖在朗姆酒蛋糕上停了停,偏头去看明诚。小孩儿平时绝不让他晚上吃甜品,可惜他现在不知道那是什么。很有自制力的明大律师犹豫片刻,折中地选了一份酒浸梅子,虽然并没有很大差别。

“看上去像个老车站,”明诚指了指周围古旧的棕木装饰,“大哥以前常来?”

明楼耸耸肩:“这里便宜啊,我一个穷学生,哪有钱去中午那种地方?”

明诚白了他一眼:“你真不知道穷学生是怎么生活的?穷学生跑这么远来吃顿饭?穷学生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穷学生去得起红磨坊?”

“就去了一次,你怎么不记我些好的?”明楼从桌上的竹篮里取了块面包,殷勤地递给明诚,“不提了,来来来您请您请。”

如他所料,从餐前面包开始,明诚双手就没停下来过。小孩儿对食物有某种刻骨的执念,相比口味挑剔的明大公子,他能把各种东西吃出美味而满足的感觉,让明楼既欣慰又心疼。

其实明楼说过许多从前的事,在巴黎读书的日子里,他也曾当个文艺青年,为了看展排进蜿蜒两三百米的队伍,在漫漫人群里期待将要赏鉴到的西斯莱、毕加索或是柯洛;也曾当个热血球迷,在体育场上边吃薯条边看足球联赛,和周围素昧平生的人用啤酒庆祝喜欢的队伍赢得胜利。至于为什么明诚偏偏对红磨坊昂贵的酒和娇艳的舞女印象深刻,甚至耿耿于怀,谁知道。

 

他们乘地铁回到卢浮宫的方形喷泉广场,明楼在途经的花店里买了朵浅红色的野蔷薇,细心修剪过花枝,斜斜别进西装的插花眼。明诚笑他演情圣戏太过了,简直不想走在他身边。

两人慢悠悠经艺术桥步行回左岸,在浓郁而华美的夜色里遥遥欣赏塞纳河中央的西堤岛和对岸法兰西学会金色的圆顶。

两侧小灌木旁的石凳上有几对接吻的情人,朦胧的桥灯下倚着临河作画的年轻人,依稀还能听见街头艺人轻快的吉他曲,明楼大大方方牵住了明诚的手,一把把小孩儿往身边拉过来些。

艺术桥上曾经密密麻麻挂着许多新旧交错的爱情锁,虽因桥身不堪重负而被政府清理过,仍有不少剩余。情人们沉甸甸的爱意无处安放,简单的字母缩写承载着昭告世界的渴望,执着又天真。

明楼轻轻唤了一声“阿诚”,却不是在叫他,只是把那朵野蔷薇拿到唇边轻轻落了一个吻,认真近乎虔诚地插在那些爱情锁之间。

明诚的心跳蓦地漏了一拍。在这座桥上,他欠了明楼一朵花。

 

夜晚似乎从这里才真正开始。有工作的日子里,他们的欢爱从来都是浅尝辄止,意思意思释放便好,不求走完全套程序,不能留下额外痕迹或是消耗过多体力。

住在律所报销的商务套间时,明楼倒也不说什么,毕竟工作氛围过于浓厚;可一旦搬进自选的那家带着浓郁风情的酒店,便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炽烈的激情。

那个带着淡淡酒香的吻从进电梯就一发不可收拾,明楼的手撑着电梯间里绒面的内饰,把人抱进走廊时尽力停下,反手拧开房门,一把火从玄关烧到卧室。

房间不大,墙壁上是条文状的暖色调丝绸和古老的挂毯,柔滑的流苏点缀出大片纹理,有几分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

房灯照明度很低,可谁也不在意,只要看得清那张覆盖着深色塔夫绸的大床,看得清彼此眼中的深情和焦灼。

明诚在那个漫长的吻里分出神来细细描摹明楼深刻的眉眼,触碰那双好看到锋利的眼睛里独属于他的温柔与欲望。他突然用手指将两人隔开一点,孩子气地挑了一下眉:“大哥,你还从来没有表白过。”

“你想听啊?”明楼的嗓音浸着陈年佳酿令人沉醉的醇厚,“你要听什么?你偷了我的心,判你个无期?”

明诚“噗嗤”一声笑得弯下腰去,这么烂的情话,完全不是明楼的水平。他勉勉强强直起身子,挑衅一般地笑:“明大律师盗窃罪没学好,怎么就能判到无期了?”[1]

“当然是有加重情节……”明楼把一脸笑意却跌跌撞撞的小孩儿往床上带,用唇去封缄他的伶牙俐齿,“比如说,入户;再比如说,多次。”

“那也不够啊……”明诚寸步不让,“至少……您还要携带凶//器。”

这是要整肃家风了,再不亮凶//器还真对不起他了。明楼由着明诚颀长的手指灵活地在他皮带扣上摆弄,不慌不忙同步宽衣,嘴里煞有介事地念念有词:“还能有什么严重的情节?秘密窃取贴身的东西,是为扒窃……”

“扒个鬼!”明诚捉住对方停在自己腰际一路向下的手,可什么都晚了。明楼抱着他在床上侧滚了一圈,伸手将香槟色的天鹅绒窗帘拉过来,遮起了落地窗和外面的万家灯火。

哪里还需要偷?人是你的,心是你的,受害人承诺,早就阻却违//法性了。

 

晨起毫不意外又是一番温存,明诚钻出那个松松箍住他的怀抱,明明站起来都有些发颤,却灵活地裹了浴巾往卫生间溜。明楼好笑地朝那个方向喊:“你急什么?”

小孩儿在浴室门口探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语气里带着点小脾气:“我好不容易来一次巴黎,你就不能让我多去看些地方?非要把时间都花在……”

“花在——?”明楼不怀好意地拖长了调子。明诚不再理他,气哼哼拧开了淋浴,被冷落的明大公子认命地跟进卫生间洗漱,被一把推了出来。

明楼自然是打算带小孩儿去逛展的,可惜卢浮宫日复一日排着让人绝望的长队,知名的大型博物馆也都需要留出大半天的时间。他们最终还是把自己丢进了这座城市,走到哪里算哪里,倒是歪打正着发现了一座游客稀少但展品精致的中世纪小展览馆。

塞纳河左岸有不少开阔的区域,明楼读书的时候,一群同学朋友不时约在这里开party和小型音乐会,夏天还能参加附近学生举办的露天拉丁舞会。明诚衣架子般的身材,却几乎不会任何舞步,他过去的人生用不着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明楼深深感觉应该在他出国之前全都教会,不然让自家小孩儿抱着美国姑娘学跳舞吗?忍不了。

他门沿河走了一段,拐进一条工艺小店星罗棋布的巷子,明诚一头扎进一家精致的手工作坊,细细挑选那些原木刻制的冰箱贴。

这也是承袭自明楼的爱好——明大公子少年时代跟着家人遍游大好河山,每到一处便留下一枚具有地方特色的装饰性小吸铁,参加工作后仍在出差时保留着这个习惯,如今在自己的公寓里攒了一盒子。明诚嫌这样积灰太浪费,趁着双休日,把它们按照实际地理方位在冰箱侧面拼了一张世界地图,壮阔到让明大公子瞠目结舌。

明诚正买得专心,明楼负着手在旁边一架明信片前驻足,挑了一张素色手绘风的法式庄园。笔端缓缓流淌出那首他们定情的小诗,花体的法文唯美而华丽,明楼不自觉地笑起来,一笔一画写下小孩儿学校寝室的地址,趁他不注意,投进了店门口的绿色邮筒里。

本来打算花在Le PubSt-Hilaire的时光被一封律所的e-mail打断,他们刚在挤满了学生的闹哄哄的小酒馆里找到座位,明诚还没来得及去看看丰盛的酒吧食物和正在布置的一米长的鸡尾酒,就不得不跟着明楼去了一家安静的咖啡馆。

自然也是惬意的,门口的铁艺小椅子和店内的绒布面小沙发各有千秋,反正不管坐在哪里,明楼都能一边看文件,一边大大咧咧用手揽着明诚的肩。

早年间明楼曾跟着法国同学去观摩六月下旬的“Gay Pride Day”,跟着游行队伍经玛莱区跑到巴士底。那时候纯粹是开开眼界凑凑热闹,谁知道人生充满了暗示与惊喜。

明楼遗憾地发现,回国后再想和小孩儿在咖啡馆里亲近,可能只能借助看电影或美剧时前仰后合的笑,悄悄往明诚身上靠过去了。

 

等马不停蹄赶到戴高乐机场,夜色已浓。飞机原定在当晚十点,不幸晚点了三个多小时,明诚困得昏昏沉沉,歪在候机大厅的长椅上,眼睛都睁不开。

明楼正捧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翻阅邮件,顺手把小孩儿的脑袋扳到自己肩上,用大衣裹住明诚,在衣领处掖了掖紧。

隔着两排座位的地方有一架黑色钢琴,一个约莫五六岁、顶着一头洋娃娃般金色卷发的小女孩兴奋地跑过去,认认真真坐上琴凳,双脚勉强能够到踏板,一只小胖手有模有样弹着一段耳熟能详的旋律——《梦中的婚礼》。

明楼笑着走到钢琴边,弯下腰去,和着小女孩的节拍,用左手帮她加上了低音伴奏。小女孩冲他绽开一个甜美的笑容,弹得愈发专注。

稚嫩却悠扬的音乐让浅眠的明诚渐渐清醒过来,从盖在身上的大衣里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鼻子不争气地酸了一下。

原来,爱已经这样深刻;原来,偌大一个人世,真的可能有一种相遇,像是一场童话。

明楼被那道目光灼得抬起头来,四目相触,一切皆温柔。处处可以听见的一段平常的旋律,恰是我想送给你的一支曲。


(TBC.)


*关于调戏专业的一个小注:

[1] 《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小目录


评论(88)
热度(467)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