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番外03

明大律师和明小律师的二十六件事


* 现代AU

* 一些工作和生活中无时间顺序的杂乱片段

全文请戳  小目录  ~

——————————————

感恩岁总的迷之脑洞拯救了我卡了很久的字母K ……

——————————————


K——Kiting[开空头支票]

明诚上飞机前,在明楼书桌上留了一个信封。才把小爱人送走的明大律师满心以为是一封情书,不曾想生平第一次收到了空头支票。

字迹倒是写得端正清俊,“用途”一栏中最大的两笔款项是出国费用与桂姨的和解金,只可惜刚刚拿了一年正常工资的小出票人在付款人处可供合法支配的存款远远不足。

明楼几乎能想象出小孩儿用那种真诚又狡黠的眼神,姑且对他行空手套白狼之事。

一通电话硬生生等到飞机在大洋彼岸落了地,明诚在出关的地方排着长队,颇有耐心地听电话那头拖腔拖调的抱怨:“明小律师,这支票我取不到钱啊,票据法你怎么学的?”

“我就意思一下。”明诚捂着手机轻声笑,“形式总要走一走才显得尊重嘛。”

明楼两根手指夹着薄薄一纸支票,借着台灯边看边念叨:“对签发空头支票骗取财物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你可知道?”

“好兴致啊明大律师,那我先陪您谈谈属人管辖?”

“不,太麻烦了,还是‘私刑’方便。”

“现代社会呀大哥。”明诚音量一压,眼睛笑得弯弯的。

“你自己留的暗示。”明楼的声音隔着一万多公里的距离依然危险且重点突出,“都是去美国留学的人了,‘开空头支票’念作‘kiting’(['kaɪtɪŋ]音同‘开庭’)不会不知道吧?我合理推定……”

飞抵美国后的第一通电话在明诚的气急败坏中仓促掐断。

 

L——Lie[谎言]

明楼从写字楼一楼走廊拐进电梯房,正撞见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明诚,下意识把手放进大衣口袋里。

“明律师下午好呀!”明诚笑着一本正经打招呼,“您在忙什么?”

“坐累了,下来走走。”

明诚眼角一挑,笑意愈发浓了。他深深看了明楼一眼:“明律师可否借一步说话?”

明楼一顿,只好跟着小孩儿走回走廊深处:“怎么了?”

“说吧,你下来干嘛?”明诚好整以暇地抱着手臂。

“你安雷达了?搬到十八楼去都知道我在哪?”

“碰巧,我下来是要去趟工商局。”明诚把话题扯回来,“你刚说话的时候揉鼻子了。”

两人站得不近,但明楼能清晰地看见小孩儿眼里闪过一道亮光。他笑道:“心理学?”

“揉鼻子是不由自主的安慰反应,很可能是在掩饰真相。”

“真应该跟C大写个提案,乱七八糟的选修课少开一点。”

“Lie to me没看过?”明诚步步紧逼,“你刚才如果摸脖子可能还好一点,毕竟你说你坐累了,情有可原——虽然我也不信,摸脖子也是典型的强迫行为,你都不相信你自己的时候,摸脖子会让你安心。”

明楼凑近了一些,一字一句轻声道:“你这纯属吃撑了。”

“逃避。”明诚慢慢眨了一下眼睛,突然伸手,极迅速地从明楼大衣口袋里摸出了半包烟,得意洋洋冲他晃了晃。

明楼哑然:“还是闻出来了?我吃过口香糖了。”

“不是,其实是因为你一见到我就压口袋了。”明诚慢条斯理把烟盒放进自己包里,“而且这条走廊就通两个地方,地下超市和吸烟区,明律师应该不会下来逛个超市吧?”

明楼叹了口气:“那你刚才一连串测谎反应论是在干什么?”

“是吃撑了。”明诚非常坦诚。

明楼摇着头笑:“我今天事情多,都是费脑子的。以后不藏了。”

明诚瞬间心软,悄悄靠过去牵了一下明楼的手,笑吟吟压低了声音:“我先走了,大哥别太累了,晚上回去帮你捏捏!”

明楼瘪着嘴,委屈地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情况就是这么糟糕,身边的人,总是这么没有礼貌。

 

M——Movie[电影]

明诚在咖啡馆里狂刷paper的时候,被坐在旁边的同学怒塞了一嘴狗粮。一个男生罩着耳机欢脱地在电脑前看什么视频,身边另一个男生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书,时不时抬手在对方腰上摸一下。

非礼勿视。明诚转过头,集中精力去看论文。

思绪终究是不受人控制,自作主张飘回了和明楼在巴黎的那个下午,也是这样坐在咖啡馆看文件,肆无忌惮靠在一起,每个不经意的对视都仿佛滋生了噼里啪啦的火光。

此情此景,回忆直教人更觉不甘,明诚不动神色探头瞥了一眼那个男生的屏幕。3月初就上映的Zootopia,现在才看——明诚强行找到了一丝优越感。

看电影的男生把手从键盘上放下去,刚碰到沙发就被对方握住,轻轻摩挲了一下——明诚的优越感瞬间坍塌。

一个人在国外求学,总有突如其来感到空落的时候,比如从热烈的讨论中下课,比如从狂欢的party上离开,再比如从充满小情侣的咖啡厅或酒吧里气鼓鼓地回到住处。

夜色降临,那种丝丝密密袭来的空虚和孤单不是回家路上看见一只拖着蓬松大尾巴的松鼠就能冲淡的,也不是室友见面寒暄两句就能缓解的。明诚来到美国的第一个月,还没有琢磨出有效排遣这种情绪的方法。

——除了和明楼通个视频,对一脸蒙圈的爱人说:“大哥有空吗?一起看个电影吧。”

“嗯?想看什么?”刚刚睡醒的明楼还坐在被子里,难得碰上没什么工作的周末,偶尔放纵自己睡个懒觉。

邮箱里很快收到小孩儿发过来的压缩视频,明楼诧异:“Zootopia?你不是跟明台去看过的吗?”

“想跟你一起看一次。”小孩儿声音恹恹的,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明楼确实很久没有看过动画片,但不得不承认迪士尼对故事线和世界观的把控足够成熟和深刻,叫人读懂童话里的现实与现实中的童话。

他也确实从来没有和明诚一起看过电影,尤其没有想过两人像现在这样隔着漫漫大洋,却近得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有时他们被同一个情节戳中笑点,小孩儿盒盒盒的笑声从耳机里传到自己的胸腔,奇妙地共振。

影片走到尾声,兔子小姐潇洒地开着车,狐狸先生懒散地挑了一下眉,屏幕右上角小窗里的明诚同步做了个一模一样的表情,清朗的低音炮盖住了杰森·贝特曼的配音:“You know you love me.”

明楼一愣,又气又好笑。小孩儿居然在千里之外用童话故事里赤狐撩棉尾兔的方法撩他,真是不长进。

机灵又嚣张的兔子小姐突然脸红:“Do I know that?”

小窗里玩得正high的明诚和狐狸先生一样托着下巴抛了个媚眼。

明楼认输。他不知道兔子小姐下一句会说什么,但这个问题,他要给小孩儿他的答案:“Yes, I do. I love you.”

如果也能开个车就好了。明楼看着明诚低头笑的样子,遗憾地想。

 

N——Network[人脉]

对于明楼来说,他家小孩儿优秀是一回事,优秀到被人惦记是另一回事。

明楼犹记得明诚还没正式入职A所那会儿,就被K所海市办公室的一位合伙人邀请共进午餐。这位先生在明诚当初参加国际竞赛时曾担任他那场庭辩的主审法官,对C大这个男孩子印象极为深刻。回到海市之后和明诚重聚,他一腔惜才之心,不乏鼓动明诚毕业后去K所跟着他做事的意愿。

明诚那时尚且青涩,接到午餐邀请后受宠若惊,毕竟凭借自身实力进入大佬视线,对任何年轻人而言都是惊喜。明楼虽知他暂时不可能离开A所,必然是婉言谢绝并用他的高情商保持住这段友好关系,但还是不免酸了一道。

后来,明诚又因为取得了某项市级奖学金而差点被H所纳入储才计划,向来认为应该放飞小孩儿的明楼,也会在明诚收到H所邮件的时候有些微妙的膈应。

再后来,明诚进入全美T6的法学院,无论是在国际组织的实习还是最高法院judicial clerk的项目,都是在学校一场相关讲座或座谈会之后受到主讲嘉宾青睐而获得的。小孩儿竟有如此八面玲珑的社交能力,明大律师刮目相看。

关于明楼的这些想法,明诚多少能感觉到。他不愿告诉明楼促发这些的重要推力之一是什么,可他也不会忘记进入商务合规部的第一天,几位同事记不得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明楼律师介绍过来的。

分明是自己努力进的A所,换个部门倒像是托了什么关系。这个念头像是一根芒刺,和每个想要挣脱家庭影响的年轻人一样,明诚自有初出茅庐那种青涩天真的傲骨,鞭策他拼命在这里扎下根,立起自己的名片。

归根结底,是明诚意识到,哪怕在事业起步的时候,明楼也不能是他唯一的人脉。海市的律师圈子比外界想象中小很多,入行几年后,律师基本上通过两个人就能找到另一位同行。这层人脉网,他要自己去编织。

有些话不用说,明楼自然会懂。当初那个挣脱姐姐庇护,执意要自己在司法圈闯荡的明楼,比起现在的明诚,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明诚也无需隐瞒什么,原本就是选择了自己热爱又能与明楼相伴的地方,何必强行割离。那是他的起点,也是他的港湾。独立的个体,所幸,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TBC.


啊对,弄了一个备份主页,以前被删掉的一些章节指路☞这里


评论(44)
热度(477)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