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蔺靖】千年扣(上)

*国家宝藏AU

*太喜欢这个节目而产生的突如其来的脑洞,摸鱼艰难,先试水,可能分个上、下吧~

*有关朝代、考古、玉石的内容纯属虚构,切莫较真,感恩。

(以及我刚知道谥号是武靖帝啊……

 ————————————————


明影帝要参加《国家宝藏》并守护一件梁朝文物的消息一经放出,粉丝圈里奔走相告,一片欢腾,这般喜悦随着路透照片登上微博热搜,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反应过来的网友们逐渐开始关注明影帝守护那件的文物——一枚巧夺天工的耳骨扣。

当然,节目正式播出之前,真去钻研耳骨扣前世今生故事的人也不多。若是短暂浏览关于它的历史信息,约莫可以了解到这是武靖帝萧景琰棺椁中的陪葬品,关于它的主人,学界虽有主流观点,到底至今也没能达成统一意见。

节目播出几期后有口皆碑,厚重绵长的历史故事有笑有泪,民族情感和共同记忆的传递直达心底,待到明影帝登场,多少形成了些全民瞩目的架势。

不少人回想起十年前考古队发掘武靖帝墓葬引发的广泛关注,那会儿最先吸引考古队注意的是武靖帝的佩剑。穿越千年的锋刃依旧寒气逼人,剑锷锋利,剑身刻绘的铭文与图饰皆素雅简洁,剑柄处一块通体晶莹无瑕的琼白玉,幽幽透着温润的光。

史料显示,武靖帝一生克己崇俭,这般质地的罕见美玉,已然是墓葬中最贵重的陪葬品。

随着对棺椁的进一步搜寻,考古队寻到一枚小巧精致的耳骨扣,同为琼白玉制成,光泽凝润柔和。令文物学家们叹为观止的是,一幅壮阔的山河图竟分毫毕现地雕刻于耳骨扣内侧弧壁,无论从玉石雕刻抑或从微雕角度来看,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都可谓巅峰之作,其工艺价值远远超过了那柄佩剑。

这便是故事开始的地方。

明影帝穿过博物馆悠长的走廊,用那副低沉醇厚的嗓音把历史讲得绘声绘色:“武靖帝萧景琰是将军出身,恭谨端肃,坚毅秉直。他半生金戈铁马,半生冷月庙堂,一路走来中兴基业,治国理政,未曾把半分精力放在精巧器物上。文物学家们推断,他本人应当不会有这等配饰。”

“这幅山河图虽然刻在这么小的面积上,却依然非常恢弘大气,不似当时女子之物的花样那般娟丽秀美。”博物馆馆长隔着玻璃展柜示意明影帝和观众们透过置于耳骨扣前方的放大镜去看内侧精致的雕刻,认真解释道,“况且根据史料,武靖帝后宫稀疏,勤政而不近女色,想必不会将女子之物这般珍重地带在棺椁中。”

明影帝点头附和:“能想到在耳骨扣内壁雕上一幅山河图的人,风雅自是极风雅,也必为胸怀这大好河山的人。那么耳骨扣的主人究竟是谁?他和武靖帝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因缘际会呢?”

画外音就此切入,画面转为另一考古现场。两年前,琅琊山上出土了一系列机巧物件,其背后那个在正史中一笔带过、野史中大书特书的琅琊阁,随之浮出水面。

物件分置于若干铜匣,因地下水渗入,整体浸泡在泥水里。经提取清理,其中一个匣子直指琅琊阁第三代阁主蔺晨。匣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一柄折扇,曾经的油纸扇面已腐化破败,着漆的扇骨可依稀辨认,唯有扇坠还存着当年的模样,正是一块极为罕见的琼白玉。

考古队非常兴奋,不仅因为第三代阁主与武靖帝所处的时间段几乎重合,更因为从那玉的质地和纹理来看,与武靖帝剑柄处的装饰竟像是同一块玉一分为二。更为奇异的是,扇坠上也刻着一幅山河,与那枚耳骨扣内侧的图画几乎一模一样。

困扰文物专家们长达八年的耳骨扣主人之谜,似乎突然有了一个可能性很大的答案。

 

回到演播厅的明影帝依然对耳骨扣背后的精湛技艺赞不绝口,观众们对其主人的好奇心同样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耳骨扣当真像主流学说推断的那样,属于琅琊阁阁主,那么其与武靖帝二人一个高居庙堂,一个远在江湖,文物的故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关于蔺晨、萧景琰二人的牵连,学界可谓众说纷纭。由于史料记载甚少,学者们翻遍当时的资料,甚至查阅了相关的笔记小说与野史,大致还原出三种情形。”明影帝西装革履站在追光灯下,伸出三根手指娓娓道来。

“蔺晨,来自当时最神秘的地方,一个最神秘的人。一说阁主看似闲云野鹤,实则城府极深,接管琅琊阁以来不断进京笼络高官乃至圣上,使琅琊阁多年立于江湖不败之地。”

“二说阁主虽是白衣之身,却也是皇帝陛下的座上宾。武靖帝赐予阁主一世尊荣,而琅琊阁的种种机密信息对大梁江山的稳定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说阁主和皇帝陛下惺惺相惜,有高山流水之情。笔记小说中的阁主惊才绝艳,倜傥风流,有国士的胸怀与智慧,诸多学者认为,阁主乃是皇帝的白衣挚友——这一观点也正是我们将在此演绎的,前世故事。”

追光熄灭,恢弘的舞美光华流转,明影帝几不可闻地轻轻叹了口气。还原历史何其艰难,文物专家和栏目组都倾向于演绎“至交”,纵然他对此有些不同的理解,不过是没什么史料依据的一家之言。“至交”,已经最接近于他的想法。

主舞台的灯光再次亮起,观众们意外发现明影帝的助演之一是他的弟弟——近年来在影视圈崭露头角蒸蒸日上的演员明诚。他一身墨黑镶金纹的帝袍,在故事中担纲所有人皆以为明楼要饰演的角色——墓葬主人萧景琰。而明楼惊天地泣鬼神的演技,留着刻画那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耳骨扣主人——琅琊阁阁主蔺晨。

 

故事第一幕是蔺晨进宫献玉,按照剧本的解读,这是两人初次相识。

明诚戴着冕旒,威严地坐在龙椅上;明楼一袭翩翩白衣立于阶前,在没有鼓风机加持的舞台上,倒也有几分山风吹过衣袖翻飞之感。

按照明楼的想象,蔺晨这等人物应该是“翩然而至”,无奈最后懒得动用威亚,加上明影帝近来为了塑造某部剧的角色增肥不少,突然试图演绎古代少侠之轻盈,他自己也不信。

“先生免礼。请问先生此行所为何事?”

明诚的身姿和嗓音非常适合萧景琰这个角色,一举一动亦多有一国之君的气势与风度。有些国君相貌平平,史书挖空心思写出寥寥几笔,只能赞其“姿貌雄伟”;但也有些国君当得起正史中足足一段的外貌描写,仍无法真正还原他的绝世风姿。

明楼依礼作揖:“草民有幸得到一块罕见的好玉,献予陛下,作为陛下四十寿诞的贺礼。”

“先生客气了。”明诚着人给明楼赐座,“琅琊阁之名响彻天下,我朝也曾多次从贵阁获得有效信息。朕素来仰慕蔺先生,今日得见,果然风姿不凡。”

 

——武靖帝萧景琰的四十寿诞,命匠人将琼白玉嵌入佩剑剑柄。

那一年其实是蔺晨与萧景琰相识的第九个年头,阁主早已成为宫中常客,周游江南时偶然寻得一块琼白玉,乐颠颠赶到了金陵。

自然也不是专为皇帝的寿辰献宝,不过就像宝剑配英雄,红粉送佳人,如此一块稀世美玉,合该赠与人如其名的萧景琰。

蔺晨进宫向来不走正门,入内殿面见皇帝同样没个正行。他从房梁上纵身跃下,惊飞了一树的雀。

萧景琰自紫檀桌案后抬头,只瞥了一眼便照常翻阅奏折,连佯作怒气都嫌麻烦,随口低声道:“不守规矩,飞流都比你懂事。”

蔺晨不辩不闹,笑吟吟抄着手走过来,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个匣子拍在案上:“瞧瞧,给你带了件好东西。”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景琰素来不识货,我还是给你讲解一二吧。”

礼物送得随意,像是过去每一次那样,在进宫路上来了兴致编了什么野草茎,便用那小玩意儿博他的皇帝陛下一笑。

萧景琰在这宫墙之中闷久了,看见他带来什么都是高兴的。那份喜悦不显山不露水,浅浅淡淡地漾在唇边,慢慢爬上逐年绵密的眼角细纹,煞是好看。

玉算什么,对皇帝陛下来说,那个笑容只是因为看见他来了。



(TBC.)


下篇戳  这里~


评论(39)
热度(581)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