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庄季】会有光 - 1

终于把魔爪伸向了庄季(///ω///)……

Warning:本篇进展缓慢,趣味性低,更新飘忽无常。有私设,对原剧情节和人物有改动,公安线上案情与原剧无关。时间线为《蜗牛》之后,大致与《外科》同步。

庄季越想越美好,所有的锅和不专业都怪我。

特别鸣谢赤野老师帮忙整理思路 & 慷慨供梗。(是的,她没有退圈。是的,她还在修《夜未央》hhhh)

————————————————————————


1

救护车赶到康平路那座废弃库房的时候,方圆几十米已拉起警戒线隔离群众,三十多名巡警封锁了现场,几辆警车在八月毒辣的日头下频繁地闪着红蓝色灯光。

医护人员火速将担架运下救护车,推到仓库侧面随时待命,庄恕随之快步从车里走出来。一位负责接洽的刑警在他面前站定,利落地敬了个礼:“大夫您好,我是市局刑侦一队的赵寒,和您简单说明一下现场的情况。绑匪以匕首劫持人质,僵持到现在约有一刻钟,我们队长还在正面交涉。”

“您好,仁和医院胸外科庄恕。”

庄恕礼貌点头,随即迎着刺目的光线眯起眼睛,向赵寒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遥遥望见一位警官正微微侧仰着冲仓库中喊话,一身挺括的黑色衬衫,阳光在水泥地面上拉出一道劲瘦笔直的影子。

“人质现在什么情况?”庄恕冷静地开口,“调度电话中说他胸部中了一刀?”

“是,”赵寒点头,领着庄恕靠近仓库,“目前伤口仍在流血,可能比较危险,队长的意思是请随车的胸外大夫在这里看看情况,如果绑匪难以交涉,为保人质安全,只能尽快狙击或者突入。”

仓库为砖石结构,是一片即将拆迁的区域里仅存不多的平房,附近只有少数矮小的铺面,店主早已缩回店中静观其变。仓库门锁锈到报废,警队追到现场时,绑匪用匕首卡着人质颈部,迅速撞开门退进了仓库的安全位置。

狙击手已在对面楼栋就位,仓库正前方负责突击救援的二人小组埋伏在一堆高高摞起的建材之后,第二突击小组在密封的窗框外随时准备爆破,另外两名警察绕道仓库后门堵截。

发现赵寒和庄恕出现在视野范围内,绑匪眼神一闪,匕首在人质颈部卡得更紧,大声吼道:“我什么条件都不要和你们谈!退回去!否则他就没命了!”

“你先冷静一点!”年轻的队长抬手示意绑匪不要冲动,这样的劫持场合他非常熟悉,但以往的绑匪多多少少都会提些要求,像这种似乎根本不打算活下去,而只想再拉上一条命陪葬的架势,实在叫人头疼。

庄恕跟着赵寒缓慢退了几步,借着这几秒钟的时间,一边观察人质一边对赵寒低声道:“目测匕首刺入位置是腋前线第六肋间,伤口持续出血。仓库里光线很暗,我没办法做进一步判断。人质已经面色苍白呼吸困难,需要尽快实施急救措施。”

赵寒闻言按了按耳麦:“队长,人质情况不乐观。”

绑匪将自己严严实实藏在人质身后,他们身材差别不大,年纪也相仿,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两条生命都太年轻了。人质已经开始颤抖,绑匪一只手穿过他腋下捂在刀口上,他竟像是靠着这个支撑才能站得住。抵在颈上的匕首前端滴着血,绑匪手很稳,可似乎也并没有准确地将刀停在颈动脉处。

还是太嫩了,季白闭上眼轻叹了一声。他抿着唇,再睁开眼时下颌线绷得更紧,从额角到颈侧的线条锋利如刃,几不可见地小幅度点了下头。

“全体注意,”赵寒立刻压着话筒开口,“C1准备狙击,一二突击小组同时突入,解救人质。三,二,一!”

微弱的枪声响起,窗框同步爆破,子弹破空划过,瞬息洞穿了绑匪的太阳穴。匕首滑落,人质被带得向后倒下,跌在已经毙命的绑匪身上,污血溅了一身。

季白紧随第一突击小组冲进仓库里,把吓得双腿发软的人质搀起来,交给队友送往担架处。半大的男孩子劫后余生,扭过头一瞬不瞬盯住绑匪同样年轻的脸,几乎要崩溃地哭出来。

那道直直的目光悲痛甚至凄厉,季白在绑匪身边蹲下,不动声色挡住了人质的视线——刚经历过生死一线,何必拼命记住这个强刺激性的画面。

“后面的事情就有劳庄大夫和各位了。”赵寒看着人质被安全抬上救护车,郑重和庄恕握手,“我代表市局和我们季队长感谢贵院的配合。”

“赵警官客气了。时间紧迫,我还要抢救伤员,就不多言了。”

救护车车门迅速关闭,拉着警笛呼啸而过,直奔仁和医院。庄恕下意识抬头向窗外瞥了一眼,余光看见赵寒口中的季队长正在指挥队员转移被击毙的绑匪。他立在仓库门口,半身阳光,半身阴影。

他们刚完成了一次紧急情况下突如其来的合作,从头到尾他只在几米开外看到了对方一个硬朗的侧颜。

伤员已进行初步止血处理,各项指标监测完成,庄恕迅速收回目光:“张大夫,立即建立两路快速静脉通道进行补液,做术前准备。”

 

绑匪李祥,二十二岁,嘉林市最猖獗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山鹰帮”成员,代号“板栗”,从敷衍程度上一听就是个还没出息的小弟。

季白听说“板栗”这个代号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他从云南返回嘉林之前,便了解了“板栗”及其上级“灰雀”涉嫌的三桩命案,但“山鹰帮”成员多有安排虚假身份,直至昨天,行动队才彻底查清“板栗”的真实姓名,“灰雀”刚出现一点苗头,整个团伙的老大“山鹰”则仍然是个迷。

早上队里接到线报,“板栗”于汽车北站现身,季白率队员一路追捕,拐进狭窄的康平路之后,筋疲力尽的“板栗”劫持了一名人质与警方相对抗。

行动组驱车返回市局开会,季白还原了整个劫持和解救过程之后,赵寒分析道:“大概是‘板栗’自知真实身份已经暴露,又背着命案,反正活不了了,索性自绝退路。”

“人质是什么身份?”季白问。

队员孙仲文在电脑中调取信息:“目前查到的是,姓名丁旭,二十二岁,曾经是嘉林电子工程职业学院的学生——好像已经退学了。暂无家属信息。”

“住址?”

“康乐路211号泰和小区。”孙仲文明白季白的困惑点所在,“和康平路就隔着一个街区,可能是人质走到康平路去买点东西,迎面遇到绑匪,还被当胸扎了一刀——小伙子也是够惨。”

“明白了。”季白点头,“人质的伤情怎么样?”

赵寒放下案卷:“已送仁和医院,应该正在手术。代表你感谢过胸外科的庄大夫了。”

“好,程序性事项我回来补,你们先写报告,我去看看人质的情况。”

 

无影灯亮起,丁旭的手术由庄恕主刀。刚入职仁和不到两周便参与这种救援人质的紧急任务,庄大夫啧啧称奇。

术中见患者胸腔积血达2000ml,左肺上叶舌段贯通伤,心包裂伤,切开心包、左心室见穿透伤,喷血不止,庄恕由衷感叹若非季队长果决及时的命令,很难说人质会陷入怎样的危险状态。

心脏修补,肺修补,待血压回升到100mmHg以上无漏血,关胸。庄恕有条不紊完成了全部手术内容,揉着眉心走到手术室门口,一眼看见等候区的椅子上坐着几小时前没能看清的那个人。他换了一身白T牛仔裤,凌厉的气势敛去不少,但依然带着一股职业刑警清冷的警戒性。

“庄大夫。”季白瞬间发现他,起身上前打招呼,嗓音是不同于劫持现场的低沉平和,唇边几分礼貌的笑意,向庄恕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市局刑侦一队季白。感谢您在现场的配合,手术辛苦了。”

庄恕原本以为在当时危急的情况下,掌控全局的季队长无暇关注随车的胸外大夫是谁,只需要他一个初步判断的结论。事实上,他也并不记得季白有朝他所在的方向投来过目光,方才酝酿了几秒主动打招呼的措辞,倒是被对方抢了先。

庄恕抿了个温和得体的一字笑,上前握住那只好看的手:“季队长,幸会。这些都是我该做的,不必言谢。患者手术顺利,术后情况稳定,一会儿就送病房,您不必担心。”

“局里和傅院长打了招呼,人质住院的各项手续已经在办理,后续康复过程还请庄大夫多费心,我也会再过来看看情况。”

“季队长辛苦了。我是主刀大夫,这是分内工作,住院期间您都可以放心。”

场面话一来二去也就这么几句,两人一个不懂医,一个不能问案情,都不是惯于应付这种客套的性子,又各自还有一摊事情等着处理,一句“告辞”到了嘴边,偏偏都不好意思先说。

短暂的僵持间,一个呼叫胸外会诊的电话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庄恕顿时如释重负:“季队长,下次来看望患者的时候,让护士站直接找我就行。”

“不必麻烦,您先去忙吧。”

人世间的萍水相逢,大部分都是转瞬即逝的缘分罢了。


(TBC.)


目录



评论(66)
热度(473)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