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庄季】会有光 - 2

* 前文请戳  1  

Warning:私设多,人物关系修改

——————————————


2

季白回到嘉林市局是个意外。

如果早知道黄金蟒的案件结束得比想象中快上许多,如果早知道缅甸和云南的残余势力能这样快速地扫清,如果早知道他会在任务中身受重伤需要调养,如果早知道嘉林市局的“打黑专业行动队”能够发现关于“山鹰帮”的重要线索——他大概绝不会大费周章向上级申请前往云南三年的调令,更不会心血来潮把自己在城区的公寓钥匙全权委托给不靠谱的发小租出去。

——可是从来没有什么“早知道”。在自家公寓楼下因为打不通发小电话而无法上去取东西的季警官恨恨推开了车门,踢走了一块小石子,依然只能倚着车前盖不厌其烦一次次拨号。仰头看上去,朝南的窗户都是暗的,也不知道屋子里有没有人。

说起来,季白和陈绍聪确实交情不浅,祖辈是曾经的战友,季家爷爷一路爬到司令,陈家爷爷则在转业后下海经商,到了父辈,两家更是成了合拍的商业伙伴。

自幼在北京长大、一同抓猫逗狗翘课闯祸的两个男孩子,各自存着离开家庭庇护、外出闯荡的少年傲气和勃勃野心。高考那年陈绍聪美其名曰要追一个暗恋了两年的女孩子,毅然决然填报了全国名列前茅的嘉林医科大学,而季白从公安大学毕业后,也一头扎进嘉林来当一线刑警,彼此守着“红三代富二代”的秘密,继续发展抽烟喝酒扯皮抬杠的友谊。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那头终于传来回应,陈大夫像在睡梦中一般懒洋洋接起电话:“干嘛呀大晚上的!十几个未接来电,调个休都不得安生,这是送急诊了非要我出马,还是太想我了情难自已啊?”

季白刚要开口,那边突然反应过来,一个激灵坐起来,连声音都变了:“三儿你回来了?!”

季白当初在云南的任务性质特殊,追捕加上养伤,前后三个月,几乎完全和嘉林的朋友断了联系。

“回来快一个礼拜了,前几天理卷宗,待在宿舍。”他没工夫瞎扯,开门见山问,“你在不在嘉林啊?房子租出去没有?我要回家取点东西。”

“你拜托的事还有我做不成的?”陈绍聪的音调又开始放飞,“上礼拜租的,房客是我们医院的同事。我跟你说,大神级的同事!刚从美国回来,一次就付了一年的租金,明天我转给你。哦,你要拿东西就直接找他好了,我在北京看我家老爷子呢。我那个同事很好说话的,你等等,我找下他的电话……”

“已经租出去了?”季白踟蹰,“老陈,我不光要拿点东西,而且可能过段时间要住回来。”

“啊?”电话那头明显一炸,“一会儿要租一会儿不租的,你知不知道有违约金这回事儿啊?我那是……我那是大神级的同事,我不要面子的啊?”

“……”

“不然你干脆在宿舍待着吧?你以前也住过宿舍,一回生二回熟……”

季白走到楼栋门禁处,利索地打断他:“不劳您操心了行不行,我一会儿自己跟房客谈。你刚说他叫什么?”

“哦,叫庄恕……”

季白抬到一半的手突然顿住,硬生生放下去,做了好几秒心理建设也没能压下那种复杂的情绪去摁门牌号。

匆匆一面的工作交集猝不及防被复杂化,客套留下了片面而光辉的形象,转而要开始谈违约问题,季警官并不怎么愉快。

 

坦白而言,住回宿舍并不是太糟糕的选择,季白特意回来拿东西,做的就是接下来留守市局面朝卷宗昏天黑地的准备。可宿舍里长住的毕竟是实习生居多,像他这样有房有车勉强算个小官的,住着算浪费资源。

“打黑专业行动队”成立于两年前,市局和各分局联动,季白是上头钦点的队长,成绩也没丢人。短短一年多,行动队破获了十余个涉黑、涉恶团伙和五十余起刑事案件,牵扯涉案人员一百三十多人。

那时候,几起道上的帮派火拼突然和“山鹰帮”扯上关系,一个庞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初露端倪,而黄金蟒的案件则进入了侦破的关键时期。季白向局里打报告,申请将行动队交给刚刚康复的副队长赵寒,自己全身心投入了对“噜哥”和“黄金蟒”的跨境追捕中,九死一生。

在赵寒接手的半年时间里,行动队为避免打草惊蛇,先完成了对“山鹰帮”细致的摸排工作,梳理出团伙的组织结构、骨干分子、体貌特征、犯罪前科等信息,发现了部分成员的真实身份和活动据点。与此同时,嘉林市发生了数起针对民众的恶性暴力事件,多数案件尚未告破,但方向已经比较明确。只有制定新的行动方案,一网打尽整个“山鹰帮”,才能从根上真正解决祸患。

而这,就是季白回来的目的。

雷厉风行的季警官在自家楼下点了根烟,又嚼了颗口香糖,难得在“住哪里”这种低层次问题上感觉拉不下脸,进退维谷。

 

白天才认识的刑警晚上突然出现在公寓监视器里,对庄大夫来说也真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

“季队长?!请……请进吧,是患者有什么问题吗?”

季白略带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没有,不是这个事儿。”他顺手从门口鞋柜第二层找出了一双拖鞋:“呃……庄大夫,是这样,这间公寓是我委托陈绍聪出租的,抱歉没有提前跟您联系,我一直以为他没租出去。”

“哦是吗?那真是……很巧。”素来为人处世滴水不漏的庄恕狠狠谴责了一下自己主客不分的开场,继而迅速扫了一眼目所能及的客厅、书房和卧室。各处都整整齐齐保持着简约精英性冷淡风,不会在房东的突袭里跌份。

“真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我回来拿点东西,方便吗?”季白停在玄关,头一回在自家感到局促。

“您请便。我刚住几天,东西都没移动过。”庄恕慢慢找回了自己的节奏,“季队长……”

“庄大夫,您不是我的人,不用跟着他们叫队长,太客气了。”

“哦,季警官……”

季白笑起来:“没穿警服,也不是工作场合……”

“季先生。”庄恕从善如流,温和有磁性的声音裹着笑意。

季白噎了一下,还不如季警官呢。

庄恕从厨房端了两杯热水,警官先生在楼下徘徊许久,出了一身薄汗,盯着那散开袅袅热气的杯子,迟迟下不去手。

庄恕先开口问:“我记得当时陈大夫给我介绍说,房东会离开嘉林整整三年,所以才出租的?”

“是,这事儿不怪他,主要是后来情况有变,我离开之前接手的一个案子有了重要线索,正好那边的事情提前结束,我就调回来了。”

庄恕理解地点了点头:“所以这房子……”

季白一时不知说什么,今天忙糊涂了,没看合同也没联系房客就冒冒失失跑过来,像一场毫无准备的外勤任务,仓促又理亏。

“您之前打算租多长时间?”

庄恕耐心解释:“不知道陈大夫有没有跟您说过我的情况,我在仁和的合同是两年,这个公寓离医院很近,本来打算一直租下去的——当然,如果不租了……”

季白听懂了那个试探性的尾音,诚恳地笑了笑:“其实主要是看您的意思。说实话我也不想付违约金,要不就住着吧,搬来搬去怪麻烦的。”

庄恕眼睛里浮上一层温润的光,不动声色:“那您怎么办?”

“我最近可能住宿舍,你知道,今天那个案子就要办一阵子,后面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季白颀长的手指在杯壁上轻轻扣了扣,进一步套取对方的想法。

“大家平时工作都忙,多个落脚处也是好的,毕竟是季警官自己家里。”

“如果庄大夫不介意的话,匀给我一个房间,您这边一年的房租算两年。”

“我不介意啊,房子这么大。”庄恕终于笑起来,话到此处,两人的意思都已明确,没什么继续客气的必要。他的美式思维讲究一点独立私密的个人空间,但似乎也并不排斥和这个利落的刑警先生短时间共处一室。更何况以他们的工作性质,一周见不上一面也不奇怪。

季白点头:“那等陈绍聪回来重新签个合同吧。”

“不用那么麻烦,季警官总不至于知法犯法大行合同诈骗?”庄恕慢条斯理开玩笑。

季白忍不住侧头哼笑了一声,似乎突然变成室友之后,端了许久的姿态随之没了意义:“我以为美籍老专家比较在意契约文本。”

“谁跟你说我是美籍老专家的?”勉强算是人到中年的庄恕拖长了“老”字来表达自己不服,一时不察没再继续使用别扭的敬语。

季白笑得盒盒盒盒,整个人放松下来。

“我留个你的电话吧,免得事事麻烦陈大夫,他的中介服务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行,但我手机经常不在身边,你可能找不到我。”

“没事,总能找到的。”庄恕笑道。


(TBC.)


目录


评论(53)
热度(367)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