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庄季】会有光 - 4

* 案件各种bug都是我的锅

* 前文请戳  3

——————————————


4

楼道里的灯随着电梯门打开的轻微声响亮起,季白的房门钥匙还放在陈绍聪那里,只能插着兜倚在墙上等庄恕开门。一本正经的庄大夫摸出了一个挂着大头娃娃的钥匙扣,季警官简直要跌破并不存在的眼镜。

说“大头娃娃”似乎过分了一点,准确说是个圆脑袋的白色小玩偶,脸上的线条简单明了,只有弯弯的鼻子、笑成一字的嘴和笑眯了的眼睛,脖子那里有个松垮的连接环,小小的身体随着庄恕转动钥匙的动作摇来晃去。

季白斜着眼睛偷看,终于反应过来这娃娃似曾相识的一字笑像极了庄恕抿着嘴的样子,脑袋也像,又大又白,但很好看。

庄恕似乎察觉到那道目光,下意识把钥匙扣抓进手心里,季白憋着笑地拉了一下他的手腕:“不好意思啊?看不出来庄大夫挺有童趣。”

遮是遮不住了,庄恕大大方方摊在掌心里给对方看,很温柔地低声解释:“这是我管床的一个小病人送的,说是他最喜欢的钥匙扣。却之不恭,我就当着他的面把钥匙挂上了。”

“这款钥匙扣……真挺适合你的。”季白有点恶作剧般促狭的孩子气,追问了一句:“这玩意儿叫什么?”

庄恕耸耸肩,把钥匙挂上门口的钩子:“我也不知道,看着还挺可爱。”

玄关组合柜上方有一排钩子,从来只挂一串钥匙,怪单调的,季白摸摸口袋,把自己的钥匙钩在了庄恕旁边。

这套三房两厅的大平层公寓是季白入职那年买下的,父母赞助了首付,后面就靠刑警那点微薄的工资支撑月供,一直还到几年前嘉林房价大涨那会儿,成了一笔可观的财产,也算彻底在这个城市落了根。

去云南的时候,季白开出的房租很低,对于拿着美金回国的庄恕而言,简直像是市中心难得一见的慈善活动。尤其房租折半后,庄恕住着都不好意思了,里外卫生搞得干干净净,该添置的食品和日用品都按双份买,大有迎接房东随时回归的架势。

满分房客。季白发现陈绍聪关键时候还是挺靠谱的。

不过撞了睡衣这件事,庄恕保证是个意外。舒适的男式圆领居家服就那么几款,都喜欢藏青色条文有什么好奇怪的?松垮的灰色裤子就更常见了,他才不知道季白在柜子里留下的唯一一套睡衣也长这个样子。

但季白穿成这样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两人显然都惊呆了,没来得及对这种巧合发表言论,季白便去阳台上接了个队里的电话。

庄恕一边看书一边看季白的侧影,只觉得他桀骜的头毛湿哒哒服帖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柔和不少,哪怕谈着追捕嫌疑人的话题,也不再显得那么生人勿进,甚至,触手可及。

电话是孙仲文打来的,这小子是最年轻的队员,闲不下来,一身闯劲,非要跟着李南和梁宇去查“灰雀”,对既耗时间又耗精力的排查工作都带着老刑警们已经没有了的热情。功夫不负有心人,“灰雀”姓“岑”这件事便是他最先摸出来的。

这不是个常见的姓氏,容易让人印象深刻,也缩小了不少范围。孙仲文一通电话打得兴奋,季白擦着头发关窗子,用肩膀夹着电话,压低声音劝了半天,才让他放弃通宵查下去的打算,明日再战。

转过身便又开始面对同款睡衣的窘况,两人坐在一起多少有些奇怪,庄恕礼貌道了晚安,很识相地把客厅空间留给了房东。他自从租下房子便住在侧卧,可在已经住了半个多月的房间里,庄大夫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第一次花了很长时间才入睡。

这间屋子,有另一个人了。

 

因为“灰雀”姓“岑”这条线索,季白决定把丁旭的询问时间推到晚上。庄恕说开车送他去市局,他倒也没客气,一门心思要亲自跟着孙仲文去核实。

在一场半年前东郊市场的聚众斗殴中,有附近的摊贩表示,这是“灰雀”和“斑鹞”的小帮派争夺市场蔬菜水果批发垄断权的内部摩擦。混乱中有人听到小弟称呼为首那人“岑哥”,由于言辞间提及“山鹰”用的是“老板”,而提及“斑鹞”则非常不屑,所以这个“岑哥”大概率指向“灰雀”。

前些日子落马的一个枪贩子也在供述中承认,曾经向“灰雀”的帮派兜售过猎枪和钢珠枪,“灰雀”戴着墨镜签支票的时候,落笔就是个潦草的“岑”字。

再加上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佐证,人物外貌特征也渐渐浮出水面,和许栩侧写的结果相差不大。

季白对着赵寒上交的“活动轨迹分析”研究了半个下午,基本判断出“灰雀”目前仍然逗留在嘉林范围内,立刻安排进一步调阅微机资料、查身份证户口卡、核对照片,尽快锁定“岑”姓嫌疑人。

 

护士站的几个小姑娘对季白熟悉起来,帅气的警官先生是胸外病房一道迷人的风景和她们茶余饭后的新谈资,那种冷峻的气质更添神秘感,再一次见到季白,一个两个都跑去告诉他:“嗨呀不巧,庄大夫晚上又不在办公室。”

“我们是来做笔录的,不用麻烦庄大夫。”季白没看懂小姑娘们意味深长的笑容,只问负责丁旭病床的护士,“307病房的丁旭情况怎么样?我打算现在过去。”

小护士大概承受不住被季白这么看着,害羞地避开他的目光:“患者康复情况很好,庄大夫每天都来两三次,他大概过几天就能出院了。您和他约好了吗?”

“本来说是早上过来,一点事情耽误了。”季白出于职业本能,又追问了一句,“还有其他人来看望过他吗?”

“其他人?没怎么注意啊。”小护士求助地望向同事,倒真有另一位护士接话道:“前两天有个朋友来看过他,后面又去另一个病房看了个病人,我们当时还在说,拎的补品都是一个牌子的,可能他还有什么亲戚朋友也在住院吧。”

季白心里的弦猛然绷紧,与赵寒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们都记得,丁旭查无任何家属信息。有个朋友同一时间在同一所医院的胸外病房,太过巧合了。

季白警觉地问:“另外那位病人在哪个病房?”

护士长绕到桌子后面去拿患者名册,307病房突然冲出一位惊慌失措的护士,跌跌撞撞跑过来:“护士长!15床的丁旭要自杀!”

果然出岔子了。赵寒面色一凛,条件反射拔腿就往307冲。季白站着没动,一把拉住准备跟上赵寒的护士长,快速而镇定地重复:“另外那位病人在哪个病房?”

护士长拿着名册的手有些发抖,季白着急,凑过去迅速扫视上面的患者信息,震惊却并不意外地发现其中一个名字——岑小华。

护士长颤声确认:“301,消防通道旁边。”

分秒必争,季白抛下一句“谢谢”便向301方向飞奔而去,还差几步的时候正见一戴着棒球帽的中年男子从病房里低着头闪身出来,贴着墙根往消防通道走。季白立刻一跃而起,从背后扑住了他。

那人穿着低调的黑T恤牛仔裤,手上拎了个病人家属的标配饭盒,此时也顾不得伪装,丢开饭盒挣开季白,转身出拳,直往他脸上招呼。

季白侧头闪避,抬手向上格架,顺势擒住对方的手腕关节反向旋拧。那男子显然也是练家子,反应迅捷,借着被拧过身的动作,空出的另一只手飞快抓住了旁边护士推车上的镊子,在季白胳膊上狠狠扎下去划了一道。

季白咬了咬后槽牙,见了血的手臂却没卸一分力道,他明白了对方没有随身携带其他武器,左腿迅速前插,卡住对方的支撑腿,肘尖猛地击向他下巴,一记剧痛震得那男子握不住镊子。

在对方慌神的一瞬,季白用紧贴的那条腿迅猛发力,将他摔倒跪压,手腕一转拧在身后,侧身抓了护士推车上的一卷纱布,抬臂一抖,长长一段正好可以代替手铐,一气呵成将那男子的手腕绑紧,轻蔑地哼了一声,压着嗓子和他打招呼:“你好啊,灰雀!”

对方的面部肌肉僵硬地抽搐了一下。

几个小护士早已看呆,这会儿才回过神,把那些听见动静走出病房围观的病人和家属送回去。刚刚到场的医院保安围上来,接手已经被制服的中年男子。

季白拨通了行动电话,命令下达得干脆利落:“出队,仁和!上来几个,剩下的排查医院所有大门附近的可疑车辆!”

好一招调虎离山,季白轻嗤。这个时间点上301病房没有护士,若真如他们所计划,护士站的人都被307病房的意外引过去,甚至经验丰富如赵寒,也在第一时间冲向了相反方向的307 ,那么“灰雀”便能伪装成家属,非常方便地顺着消防通道离开。丁旭作为刚刚经历过劫持事件的人质,也能假借精神状态不稳定撇清和这件事的关系。

一定是这几天的高密度排查走漏了消息,只可惜丁旭和“灰雀”棋差一招,唯一算漏的大概就是季白将询问时间调到了晚上,也低估了季白敏锐到可怕的直觉。

可是整件事,前前后后的疑点还是太多了。他们之间是怎样的纠葛?背后又有什么谋划?

赵寒拨开人群走过来:“头儿,保安已经控制住丁旭,他暂时无恙,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稳住这两个人,队里现在去查同伙,等李南他们过来之后部署轮流监护,然后我回去上报情况。”

季白转向护士长,声音放柔和了一些:“护士长,麻烦你们检查一下他们俩现在的身体状况。”

赵寒点头:“那我先去和院方交涉。”

“我跟你一起去找……”

“季队长,”有个温和而坚定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季白,“伤口太深了,先处理伤口。”

季白循声回头,一眼看见那边人群中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笔挺的白大褂此时异常醒目,看上去和往常一样无波无澜的表情里藏了三分焦急,七分不容置疑。

余光瞥见自己仍然在淌血的上臂,滴滴沥沥已经流到手腕,季白刚撑了许久,这时候被问及,才真正觉出疼:“庄大夫……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庄恕没回答,平静地走向季白和赵寒:“麻烦赵警官了,你们季队现在是伤患,跟我去处理伤口。”

赵寒下意识扭头去看季白,发现雷厉风行的季三哥几乎是温顺地应了一声:“好”。


(TBC.)


目录


评论(65)
热度(394)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