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凌李校园AU】一场附赠男友的比赛(一)


突发脑洞,一个医学院临床七年级学生凌远&刑事警察学院刑侦系二年级学生李熏然的小故事。私设多,OOC都怪我。大概三四发完结~

 

1

最后一束夕阳堪堪落尽时,李熏然刚结束一节大汗淋漓的体能训练课,一身蓝黑作训服,背上湿出一大块深色的椭圆。他用毛巾胡乱揉着头发,踢踢踏踏走回寝室。

“桌上那个邀请函是区队长拿过来的,你被钦点了,”住在上铺的陈航撩开蚊帐探出头来,隔空戳了戳李熏然桌上的厚信封,“说是让你看完以后尽快给指导老师回邮件。”

李熏然一个激灵把毛巾甩在椅背上,快速拆了信封:“哪门子邀请函?”

映入眼帘的是“模拟法庭邀请赛”几个大字,带队老师是上学期教预审学的,班上同学根本记不得几个,李熏然还乐呵呵沉浸在这门课优异的期末总评里,殊不知自己竟因此给老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为什么警院会有模拟法庭这种东西?”李熏然顺着公诉人、勘察人员、见证人、被告人一路往下看,在“鉴定人”一栏赫然发现了自己的名字。

陈航正晃着两条腿坐在床沿,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刷手机:“以《刑事诉讼法》课程的实践教学为例,开展体现公安院校特色的模拟法庭是提升我校教学质量及人才培养水平的重要环节……”

“叨叨什么?”李熏然快速盘算,鉴定人……鉴定人是法医呀,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一个刑事犯罪侦查系的学生要去扮演法医?

“模拟法庭是科区公安部门在新形势新任务下创新法制教育进校园的全新尝试……”

李熏然头也不抬伸手去拽陈航的裤脚,拽到他闭嘴为止:“你再烦?什么鬼东西。”

“上礼拜公邮里发的,学校新举措,是你自己跟不上时代——不过恭喜你被时代选中了。”陈航憋着笑冲他晃手机,“你小子是哪个角色?”

“法、医。”李熏然苦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自暴自弃跌到椅子上,虚弱地翻看案卷中司鉴中心的尸检报告,“鉴定意见:死者符合在自身罹患神经纤维瘤并累及腹腔器官及血管病变的基础上,与人纠纷过程中腹部遭受外力作用促发自身病变血管破裂,引起腹膜后大出血,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陈航终于没能憋住:“有前途!亏你读得通顺。”

“这特么都是些什么?还得兜圈子去找法医学的人!天呐,我一个字都不认识,一个人都不认识……”李熏然整个人都像他湿透的额发一样耷拉下去。

“给个助攻要不要?”

“居然路子这么广?”瘫坐着的人腾地站了起来。

陈航开始快速编辑着短信:“我女朋友她哥是学临床的大学霸,就在对面医学院,中学连着跳级,大学成绩奇好,看这点东西总归不算什么。”

“大……大学霸?”李熏然自然不是大学霸,没接触过也并不希望和大学霸打交道,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思维定式形成的学霸脸,厚厚的镜片,头上戴着“必胜”的红绸带,没日没夜伏在桌边拼死拼活地学,表情只有在解出答案的那一刻会有片刻松动。

“对啊大学霸,碾压芸芸众生的那种,应付你这点法医学常识问题绰绰有余。”

大学霸在李熏然脑海里抬起头,直直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凌厉,冷冷睥睨众生,吓得他恐惧地摇头:“不用不用,谢了哥们!”

“发都发过去了。”陈航的手机适时发出提示音,“喏,欢欢已经回了,我把她哥的电话发给你。”

“真不用,我刚想起法医系认识……”话还没说完,李熏然的手机也收到一条新短信。他一使劲把陈航从床上拽下来,咬牙切齿看着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你真是……太客气了!”

陈航麻利地收拾脸盆:“哎你不用想着谢我,请两天的饭就行。洗澡去啦!”

李熏然恶狠狠盯着他的背影,顺带瞥见顽固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未读短信伊始的两个字:凌远。

 

2

凌远和李熏然的第一次见面约在医学院的食堂,警院和医学院处在同一座远离市区的大学城,前门对着后门,一辆自行车就能来去自如。凌远比李熏然大三岁,高五级,刚从焦头烂额的儿科轮转中脱出身来,回到这偏僻校区帮导师做课题的收尾工作。警院时间管理严格,两人凑了很久才赶上李熏然的半个自由活动日,凌远遥遥望见一个劲瘦的青年抱着一大摞文件哼哧哼哧跑过来,从头发丝到裤脚无一不散发着孩子般蓬勃的朝气。

这是未来的刑警?

“晚上好!”李熏然收住脚步愉快地打招呼,突然记起凌欢说凌远是个正儿八经老干部作风的人,便硬生生咽下冲到嘴边的一句“哥”,老实称一声“学长”。

“坐,想吃点什么?”

李熏然看了一眼凌远笔挺的烟灰色大衣,透过领口可以看见里面的白衬衫和羊毛背心,整个人比脑海中的学霸考究了太多,好看了太多,直接导致李熏然说出口的话都带上了自以为端庄的风格:“我向学长讨教知识,还要学长请客吃饭,实在是过意不去。”

“第一次来医学院吧?那就从这边一个个看。”凌远起身抿嘴一笑,这小孩子怎么说起话来这么正经的?

他们在食堂叔叔阿姨一声叠一声“同学想吃什么”的吆喝中,一路走过那些“西北面点”、“上海小吃”、“粤东美食”,李熏然的目光时不时就不可控制地盯住面前某个菜,正打算不经意地强行收回来,凌远已经不动声色递出校园卡:“麻烦来一份这个。”

李熏然想去抢着拿盘子,凌远不肯,稳稳端着托盘,稳稳走过一排窗口,李熏然只好亦步亦趋跟着他回到桌边。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这些?这思维敏捷的大脑,这雷厉风行的作风,果然大学霸就是透着一股阳春白雪的距离感,和那帮浑天浑地的哥们不一样。

 

“所以,你要问我什么?”凌远示意李熏然桌边的案卷。

“一个模拟法庭的案子,”李熏然一下子坐直了,调整状态回答凌远的问题,案情是他烂熟于心并对着镜子模拟了多次的一段话,“被告人和被害人是兄弟关系,皆以种瓜卖瓜营生。一日,双方妻子因柴火堆放产生地界纠纷,本想一逞口舌之快,殊不知被告人和被害人都已来到现场,这场口角很快演变为肢体冲突……”

“熏然,”凌远受不了这别扭的案情叙述方式,忍不住打断他,“这些我都不懂,我以为你是有医学方面的问题?”

“啊对,是医学上的问题,因为打架三天后被害人就死了。”李熏然的节奏被打乱,手忙脚乱翻着厚厚的卷宗,一时间找不到高亮过的那句鉴定意见,只好先回一句,“人会不会打几拳就死?”

凌远一噎,这算什么问题?

李熏然终于翻到鉴定报告的部分,一下又有了底气:“被害人和被告人有过扭打行为,被害人的死因鉴定为腹部遭受外力作用促发自身病变血管破裂,他本身患有那个叫什么的病,你说这病是不是会导致血管很容易被打破?”

“什么病?”

“其实问题的核心就是被害人自身的病情和受到的外力作用哪个才是致死的关键,你觉得是哪个?”

“啊?”凌远无奈地看着李熏然正襟危坐又偏偏很紧张的样子,笑道:“你先吃,我看一眼你的案卷。”

果然还是砸了,半点都没说清楚。李熏然颓然把卷宗递过去,埋头吃自己面前的水煮鱼片,越吃越觉得丢人丢到医学院去了,头便越埋越低,最大程度消灭自己的存在感。凌远查阅案卷时纸张翻动的声音被无限放大,细长灵活的手指在李熏然的余光里白得刺眼。

“被告人和被害人……”凌远刚想问一句互殴时攻击的部位,李熏然立刻停下咀嚼抬头去听,凌远被小家伙这架势弄得不好意思,赶忙自己搪塞后半句:“是兄弟关系。”

李熏然长舒一口气,只当他是自言自语,但心里崩着的弦又紧了紧,眼角有意无意扫着凌远,确保只要他一开口就能马上回答他的提问。凌远对在他面前拘谨的人已经见怪不怪,可李熏然的样子叫他又好笑又心疼,只好时刻留意着等他吃饱。两束余光突然就碰了一下,李熏然心虚地躲开。

 

难为李熏然在这诡异的气氛里依然吃了顿饱饭,凌远在开口之前给了他足够的时间适应这种他所陌生的相处。

“我觉得你自己可能都不太清楚想要问什么,所以我也只能告诉你一些基于案情和尸检报告得出的最基本的信息。”凌远的声音很醇厚,有种与生俱来的威严感,又恳切沉稳到让人愿意相信他说的每个字,“死者死于腹膜后大出血,右下腹淤青处切开见皮下出血,邻近实质器官未见破裂性挫伤出血,说明外力作用的力度造成且仅能造成病变血管破裂……”

李熏然一双圆圆的亮得发光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凌远,认真琢磨他说出口的每一句话,无暇顾及的筷子尖在两人中间的盘中划拉,夹不到最后一个蒸饺。

这是未来的刑警?

凌远觉得这样的李熏然像极了儿科病房听故事的小孩子,似懂非懂,可那样迫切地想听想学。他的话没停,顺手把盘子往李熏然面前推了推,直接把蒸饺送到他筷子下。

“死者这种情况的内出血,症状一般为腹痛,低血容量会导致头晕头疼。但是询问笔录显示死者在打架之后并没有明显的不适症状,诶?”

你也觉得很奇怪对不对?李熏然心里叫苦连天,难过地吃下最后一个蒸饺。

“哦你看这里,尸检表明其出血部分离可见纤维素样物渗出,这个说明已经持续出血几天时间。内脏痛不太敏感,从脏器痛到能明显感知的躯体性腹痛有一定过程……”

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天呐!”

“不是说警察不迷信的吗?”凌远随口笑道。

李熏然半句话堵在嘴里,不敢再感叹什么了。

凌远陆陆续续说了很多,这是他熟悉到可以侃侃而谈的领域,法医学是大三那年修习成绩优异的课程,可他没有办法回答李熏然最开始的问题。一个负责任的医生不能仅凭几次门诊记录、一份尸检报告和几段真假尚需确认的口供解读一个病人的病情,他只能做出事实性的判断,但不可能针对任何病例给出绝对性的结论。

这个警院的小孩儿带着满腔期待来找他,可自己根本给不了他想要的答案。凌远蓦地冒出一种遗憾,他担心那双一直明亮的眼睛里,光会寸寸暗下去。

 

食堂开始清场,凌远微微拉起袖口看表,十分钟之后他有一场课题小组的讨论会。他把李熏然送到食堂门口,满脑子想着如何补救:“熏然,你要问问题不是这样瞎来一气,你脑海中必须有清晰的脉络,至少你要想明白你要达到怎样的目的,中间有哪些环节想不通,这些节点中又有哪些和医学有关,这才是你要找我的原因,这种有针对性的解答才可能有助于你的比赛。”

“嗯,我知道,谢谢学长。”完了,准备了那么多,还是被认为瞎来一气,李熏然觉得自己再也不敢找他了。

可是他说了那么多有用的东西,李熏然专注得都忘了要做笔记。

 

第二天早上,李熏然一起床就收到了凌远长长的邮件,他在食堂里分析的要点一个不落,井井有条。

大学霸的神特么记性!李熏然诚惶诚恐回复了一大段措辞严谨的感谢信。


TBC. 


(二)

其他请戳  小目录


评论(20)
热度(274)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