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凌李校园AU】一场附赠男友的比赛(三)

给亲爱的姑娘们拜年啦~

前文请戳  (二) ~


4

12月中旬,李熏然的比赛进入了模拟阶段,他急于找凌远核实最后几处疑问,也颇为期待那个关于神经纤维瘤促发血管病变自发破裂的问题能有实质性的进展。

凌远这段时间都在附属医院的临床医学中心忙项目,基本不会回校,李熏然心一横,直接趁着周六上午去了医院。他在风雨走廊里等凌远,拿着包薯片坐在那里嘎嘣嘎嘣地吃,凌远找过来的时候,劈头第一句话就是“少吃垃圾食品”,李熏然赶紧把包装袋的撕口折好,一把揣进口袋里。

“走吧,我的位置在四楼。”凌远面对李熏然的时候,心里总会软一下,笑容不由自主地就浮上来。

李熏然在他身后小跑着跟过去:“我刚在门口被好几个人拦住,非要问我想挂哪个专家的号。”

“黄牛猖獗,医院整个挂号预约系统都很拖沓,效率太低了。”

“慢慢来,总有办法的。哥在忙什么?”

“刚过了两年多的科室轮转,现在是临床二级学科培养、科研阶段,还有我导师的结题报告。”

“太厉害了。”隔行如隔山,这是由衷的赞叹。

“这有什么好厉害的?学临床的人都要忙这些。”

“可是你还有我呀。”

“啊?”凌远的脚步顿住。

李熏然自己也觉得不妥,赶紧补充:“占……占了你这么多时间。”

凌远抿嘴一笑:“没事。”

 

他们把材料全部摊在桌上,那些卷宗的每一处空白如今都密密麻麻写着李熏然的笔记,精准细致,条理清晰,凌远陪着他把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可能向鉴定人进行的发问做了一次完整的梳理。

“上次你提到的被害人打架当天症状不明显,是否说明当时血管未破裂,我觉得可能是症状不典型或者破裂初期出血量小,被害人几天之后出现血压下降、休克等等也是正常的。而且当天的门诊记录记载了头部CT与腹部按压检查,头痛和腹痛也属于这种内出血的症状,其实已经有征兆了。” 凌远递过来一张印着医学院校徽的信纸,“具体的你看这个。”

一笔好看的钢笔字,李熏然立刻想把自己的笔记都遮起来。

“还有,个人体质和淤青有一定关系,主要是毛细血管因素、血小板因素和凝血因子因素造成。而神经纤维瘤累及中大型血管病变,像被害人的情况是累及腹主动脉、肾动脉和肠系膜上动脉,和毛细血管没什么关系。”

李熏然觉得自己可以彻底拜倒在凌远的白大褂之下了。

凌远又从文件袋里找出了一小叠资料:“那个自发破裂的问题,对不起,这个真的下不了定论,即使是真正的法医,凭借现有的案卷,也没办法给你答案。”

这个是李熏然意料之中的结果,他翻着凌远整理好的材料,上面清晰地罗列了近年来极个别自发破裂的实例、学界的争论和临床的研究结果。许许多多的话堵在喉咙里,他不知道自己能用什么报答凌远这样倾心的帮助。

“我想过了,如果对方根本不抓这个点,我自然不会主动提及自发破裂的可能性;如果对方以此抗辩,我就详细告诉他这个概率和具体到本案的情形。”李熏然把自己的想法如实跟凌远商量,“其实不必说谎也不必担心结果,毕竟还有其他证人和证物,我的证词又不是法官定罪量刑唯一的依据。”

“能这样再好不过,最大程度的两全之策。”

“还是要先看看哥给我的东西,毕竟要连贯整个证词。”

凌远把整个文件袋交给李熏然:“上次留下的几个问题都在里面,你坐沙发上整理一下吧,如果有看不懂的再问,我上午还得把实验报告写完。”

 

凌远的桌子是整个房间最里面的一张,和墙角的沙发隔着五米左右的距离,李熏然一侧头就能看见凌远的眉眼,那样温和又凌厉的好看。李熏然没有心思看那些材料,他想起曾经脑补出来自己吓自己的大学霸的样子,哪里比得上凌远半分。

其实在见到凌远的那一刻,心中妖魔化的形象就已经垮塌,他并不害怕面对这样的大学霸。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那么紧张,那么努力想证明自己,那么努力去了解凌远的世界,他以为那是因为要面子。

去他的面子,李熏然恨恨地承认,他当时是一见钟情了。

简瑶曾经告诉他,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到觉得胃里一抽一抽地疼。

“哪本烂俗言情小说里的桥段吗?”李熏然不相信。

简瑶伸手要打他:“信不信随你,反正我信的。”

李熏然现在信了。

他今天完全可以和凌远通个电话交流一下,所有资料也都能用邮件传送,可他就是想见他一面。

“怎么啦?”凌远发现李熏然呆滞地捏着一张纸很长时间,“有什么看不懂吗?”

李熏然鬼使神差地开口:“我觉得胃疼。”

糟糕!李熏然拼命祈祷凌远从没听过简瑶说的这种理论。

“都说了垃圾食品少吃。”凌远道。

 

好不容易半小时挨过去,李熏然真的开始觉得饿,他把手悄悄摸进口袋里去找薯片,包装袋的声音“呲啦”一响,凌远忍不住笑了。

“你饿了?”

李熏然不肯承认。

“饿了就来吃点吧,昨天我回家,带了今天的中饭,都是家常菜,要不要尝尝看?”

李熏然条件反射想客气一句,凌远懒得和他推来推去,果断从桌边的袋子里拿出两个保温饭盒,直接揭了盖子。扑鼻的香气逼着李熏然跟自己快速妥协,乐颠颠跑过来。

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对此时的李熏然而言就是一道盛宴。他兴奋地接过筷子,在几个菜上方犹豫不决,先尝哪个呢?愁死人了。

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李熏然决定从红烧肉开始,只一口,他整个表情都生动起来。

“天呐,阿姨好手艺!”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李熏然猛地想起凌远那天晚上提到生母病故,后悔得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到你妈妈。”

凌远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在意地摆摆手:“我自己做的。”

他顿了顿,担心小孩子多想,又补上一句:“上次跟你说的是我生母。”

李熏然吃了一大口菜掩饰自己的无措,他拼命去找刚才的气氛,想方设法又诚心实意地继续点评凌远的手艺。凌远这种话他不会接,可他至少听得懂凌远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家事,知道这不是个愉快的话题,凌远不想说。

“哥,你真的,太优秀了。也许比你想的优秀得多。”

“做菜而已,恰好有点兴趣。”

凌远做菜很好吃,没人这样夸过他,没人在尝第一口的时候有过如此惊喜的表情,没人这样努力去照顾他的情绪。

可李熏然说的不只是做菜。

 

那天,凌远站在门口目送李熏然离开,发现小孩子额前的卷发似乎每一次见面时都固执地翘向不同方向,从发丝到裤脚无一不散发着勃勃生机,天真,执着,热情洋溢。阳光铺展在李熏然脸上,他扬眉笑着冲自己招手,睫毛上都抖着那灿烂的金色。

这是在爱里长大,也用爱拥抱世界的孩子呀。凌远觉得自己生来就是要守护像李熏然这样明媚的充满理想的人,哪怕自己早已失去这样的心境,哪怕自己得与黑暗妥协。

 

5

这一届邀请赛的正赛安排在元旦放假后的第一天,指导老师安排了密集的模拟训练时间表,把李熏然整个元旦钉在了警院。31号傍晚,他一脸惆怅看着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陈航:“难得放风三天,你不是要跟女朋友一起跨年的吗?”

“跨不了了。”陈航头也不回把柜子里的衣服一股脑塞进箱子,“欢欢说他们家的传统是特别重视跨年,31号这天她大哥天南地北的也要赶回去。”

“远哥天南地北?”

“她大哥,叫凌岳的,你不知道啊?”

李熏然“蹬蹬蹬”跑到陈航正对面,惊讶地歪着头看他:“他们家有三个孩子?”

“凌远是收养的,生父不知所踪,生母好像已经过世了。”

果然,所有的一切都能解释了。

“他没和你提起过吗?”陈航纳闷。

李熏然立刻怼回去:“他为什么会和我提这个?谁会喜欢聊这个?”

陈航摊手,他把床铺上的皱褶抹平,桌椅摆放做了最后的调整,便拉着箱子吹了声口哨和李熏然告别。

李熏然百无聊赖地在寝室晃了一圈回到桌边,四指压着案卷和材料,用拇指象征性地哗啦啦翻了一遍,停在凌远手写的那张信纸上,突然福至心灵,抓起手机给凌远发短信:“哥,回家了吗?”

凌远回得很快:“没,课题组明天要开会,我在校不回去。”

李熏然猜到了。复杂的家庭,寄人篱下的苦楚,他没体会过,可他能懂。凌家的传统要一起跨年,但这不是凌远的传统。

 

凌远小时候和凌岳住一个房间,自从凌岳去外地读大学,凌景鸿打算重新装修房间,用两张小床换了一张大床,空出来的位置给正在读高中的凌远添了一张书桌。凌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凌母已经不满了:“那小岳回来住哪里呀!”

凌母总是客气的很,可她对凌远带着一股气,平时好像拼命压住了,但只要凌景鸿表现出对凌远的偏袒,这股气立刻就收也收不住。

“小岳才回来几天?”凌景鸿反驳,“小远现在学习压力大,这房间完全没有好好利用,你让他一直在饭桌上写作业吗?欢欢跑来跑去的,多影响他。”

“你又怪欢欢了?这房子就给你们父子俩住好不好?”凌母声音冷冷的。

凌远赶紧走过去拉凌景鸿的手臂:“爸爸,没事的,欢欢一点都不吵。”

没有谁妥协,凌远赶紧又说:“爸,我习惯了,完全不影响。”

“听你妈胡说,”凌景鸿终是拍拍他的背,“这事爸做主了,以后在房间里做作业。”

凌远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高中可以住校多好。他没有办法面对凌母明显不悦的脸色,只能陪着笑:“那哥回来的时候我在客厅打地铺。”

可是跨年的这个日子,凌远不知道在别扭什么,就是不想回去打地铺。每一个阖家团圆的时节,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大三那年,项目导师把元旦放给组里的学生去休息,偏偏凌远在三天假期后交出了极为详尽的分析资料,面对导师的诧异,他只是谦虚:“天生觉少,干活快。”

一个人的日子,他在通宵教室里过。一直忙,一直忙,三天就会过去的。

 

李熏然给凌远回短信:“今天没有宵禁,晚上我找你有事,方便吗?”

 

TBC.


(四)

其他请戳  小目录



评论(25)
热度(162)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