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 - 14

*现代AU

前文请戳  13  ~

(话说……现在这样子请不要对三十年残存的几章点红心了宝贝们QAQ……放过它吧我会找时间全文传网盘的~)

————————————————————


14

明楼开车经过地铁站出口的时候,把挤地铁汗湿了半件T恤的小孩儿拎上了车。他倾身在副驾驶手套箱里取了条备用的新毛巾递给明诚,一边往律所开,一边用余光瞥着小孩儿一点点把自己收拾干净。

“今天上庭,你就这身打扮?”明楼示意明诚的T恤搭西裤。

明诚指了指背包:“到了所里再换,我怕挤皱了。”

“不怕折皱了?”

“就这一会儿,不至于的。也不是什么好衣服,没那么娇贵。”

明楼正色道:“作为一个律师,或者说作为一名马上要毕业的大学生,应该有一套像样的正装,不会挑的话来问我。”

明诚腹诽,不会挑?买不起怪我咯?

 

这段时日他们的确都太忙了些,明楼自是有永远接不完的案子,明诚桌上也跟着堆起了越来越多的资料和文件夹,桌角一片N次贴,被开门的风一带,飘下来一张落在明楼脚边。

“陈律师的案子?”明楼拾起瞄了一眼,重新贴回明诚桌上,“我是不是给你的事情太多了?”他都没留意,小孩儿这段时间有黑眼圈了。

明诚习以为常:“不会,我做得完。”

“组里其他同事让你做的事情,也来得及吗?”

“可以,”明诚肯定,“我稍微晚点回去。”

明楼轻轻叹了口气:“阿诚,我要教给你的不仅是如何按时做完超额的工作,还有如何说‘不’。”

明诚唇角一弯,亮晶晶的眸子里都是狡黠的神色:“明律师,您出差前交待我的那些事情做不完了,可以退给您吗?”

明楼一噎:“连我的主意你也敢打?那你别想在这间办公室待下去了。”

“可是如果拒绝其他律师,我就别想在所里待下去了。”明诚挑着眉笑。

好吧,自己挖的坑,小孩儿什么时候对着他也这么牙尖嘴利了?

明楼这周因为出差,所里的事情都堆在一起,小孩儿能帮得上的都丢给了他,所以私心不想让别人再给他布置工作。可这种承包明诚的话,明楼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明诚是来组里实习的,不是来做他明楼的助理,不论他有多喜欢明诚,多想把他留在身边,从第一次看见那份漂亮的简历并选了“同意”时就很清楚。在职业伊始,小孩儿该看见不同的工作方式和工作风格,该接触不同的人,该有更广阔的视野。

有时候明诚告诉他,在忙哪位律师的什么事情,明楼都忍不住在心里吼一句:“你们哪来那么多事?司法解释不会自己查?案卷不会自己理?立案不会自己去?阿诚要跟我上庭!”然而这个优秀高效的、被全组律师看好的小孩儿,从来不属于他一个人。

“逗你的。你刚来不久,不该拒绝别人的事情,一定要搞定它们。”明楼拍拍他的背,“但是我给你的事,实在来不及也不要勉强。不过你必须提前告诉我,不能是现在。我们内部怎么协调都好说,当事人和法院那里不允许有片刻的拖延。”

“我都做完了,等着您胜诉呢。”明诚一笑,从包里翻出一条有些被压皱的领带,努力在桌上正正反反地抻平,对着书橱玻璃门一板一眼开始系。

他动作不熟练,大学期间需要打领带出席的场合也很有限,明楼看了一会儿倍觉无奈,起身从衣帽架上取了一条平时不常用的红条纹款式,正好和自己身上的蓝条纹相呼应。嗯,一看就是一个所的同事。

明楼绕到小孩儿身后,抬手把他皱巴巴的领带抽掉,将自己那条搭在他脖子上,慢条斯理把他的衬衫领子翻下去,浅浅的气息喷在耳畔:“用这个”。

明诚被激得抖了一下,模模糊糊的玻璃橱门映出明楼站在他身后、双手在脖子两侧环住他的样子,认命般地昂起下巴闭上了眼睛。明楼动作极快,有条不紊替他打好了一个利落的领带结,立刻松开手回了座位,倒像是明诚自己心怀鬼胎。

明楼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西装革履、朝气蓬勃的小孩儿,嘴角和眼底都溢出笑来。

他这些年里闲暇时间虽然微乎其微,倒也不至于把自己熬得干瘪而无趣,偶尔跟着年轻同事看些美剧,记得Suits里面Donna问Harvey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助理,Harvey坏笑道:“Another me.”

世上的另一个我,再好不过。

 

明诚到庭后突然开始不可抑制地紧张,他旁听过不少案件,却还从未曾坐在原被告任何一方的席位上,真正参与一次庭审。他不必说话,也没有权利说话,作为实习生,他所要做的不过是坐在那儿,听一场他肖想已久的明楼的庭辩。

明楼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小孩儿不断以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明明还很青涩的脸上努力端出经验丰富的律师应有的胸有成竹。书记员走过来让他们确认签字,明诚珍而重之抽出了胸口那支派克笔,用完便紧紧握在手中,像是拿着什么护身符或是吉祥物。

明楼把案件材料摞在桌上,侧头冲明诚笑道:“手给我。”

明诚一时摸不着头脑,索性把手伸给他。明楼将食指和中指轻轻搭在明诚的脉搏上,一时间嘈杂的旁听席仿佛都没了声响,静得只剩下明诚加快的呼吸声。

明楼眯着眼感受了几秒小孩儿的心跳:“你在紧张。”

“我第一次上庭。”明诚轻声回答。他任由明楼捏着自己的手腕,修长的手指一弯,在明楼手背上碰了一下:“我是紧张,手都是冰的。”

明楼松开那只细瘦的腕子,把自己宽大的手掌盖在小孩儿冰凉的手指上,将自己的温度和镇定一点点传给他:“第一次上庭都是这样的。你又不用说话,坐一会儿就好了。”

“我知道,谢谢。”明诚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再这样下去可就不是因为庭审而紧张的问题了。

 

明楼的庭辩风格没有美剧中那么激烈嚣张,也不似日剧中演绎的煽情而富有感染力,若真要形容一二,明诚觉得他属于进而据理力争,退而静水流深。

梁仲春曾把明楼评价为自带追光的人,而如今风霜让他内敛,岁月使他成熟,明楼早已不是当年模拟法庭时那种气势凌厉、咄咄逼人的样子,那道追光却分毫不减。他用他坚定沉稳的气场,有礼有节地控住了庭上的节奏。

明诚熟悉明楼提交的每一份文件和对方证据的每一个弱点,知道他把侵犯商业秘密的证据链做到了几乎万无一失的地步。事实上,也许缺少其中的一两项并不会影响审判的结果,但明楼至少在这桩案件上,绝不会止步于此。

虽说优秀的律师不会将个人感情代入案件,但毕竟当年明达公司的庭审输在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很多时候,一块心病、一腔执念隐隐带来的鞭策,难以估量。

而另一重原因明诚认为更加不可忽视——当初明楼让他查询对方律师以往的案件时曾告诉他,优秀的律师对事实了如指掌,而杰出的律师对对手了如指掌。

明诚通过比较总结,认为对方律师的风格向来是庭辩技巧强于举证,有时是通过某个偏僻的切入点拆掉原告证据链中看似不重要的一环,有时则是以胡搅蛮缠却又难以否定的方式规避实体审查,还有时在询问上击溃意志不够坚强的证人。

明白了这些,明诚便完全理解了为什么明楼要他把证据链的每一环反复推敲,又在程序的合法合规上下足了功夫,还要不厌其烦与证人核对案件细节和相关问题。为了灵活应对对方律师的策略,明楼带着他事先设计了两套询问证人的思路,他前几天与证人一一演练过。

准备到这个程度,明楼只需侧头递给明诚一个眼神,小孩儿便心知肚明地把将要出示的文件递到他手边;只需微微点一下头,小孩儿便清楚他要走第一套询问思路。

法庭上这种默契的交流让明诚忍不住有些激动,在这个严肃紧张的场合,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看到了明楼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温柔的肯定。

随之而来的法庭辩论于明诚而言,更像观摩了一次模拟法庭最后阶段的表演赛。明楼自有一种任凭对方花拳绣腿,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明诚曾在幕后拼命为他的舞台添砖加瓦,明楼便用一场利落漂亮的胜仗告诉他,你很有价值。

 

一审判决当场宣布,他们代理的原告胜诉,当事人分外欣喜感激。

明楼递给客户一份加强公司内部整顿的建议,明诚曾经校对过,知道那份建议是明楼个人的心血,并非律所接下的非讼业务。如果其他律师做这件事,大概是联络感情维系客户的需要,但明楼不同。

建议书详细罗列了四点整顿措施:保密优盘归属、权限、登记制度的优化;员工职责职务分离和业务的多人开启模式;重要信息多重加密的方法和外网乱码显示的设置;用户访问行为长期追踪功能。

建议的措辞非常诚恳,手段具体而高效,明诚不用细想,就能通过那些文字看见明达公司曾经艰难的整顿过程。他正笑着和客户握手,突然瞥见明楼眼底只有自己能懂的一丝落寞,笑容凝住了。

他又赢了一桩别人的知识产权纠纷,如此相似的一桩纠纷。

他熬过了多少喝着咖啡写着代理词的深夜,顶着疲惫理着证据单的清晨。当他为别人拿到一纸一纸胜诉的判决书,心里该是怎样的愉悦,又该是怎样的钝痛。

过去的这些年,76号案件并没有太大突破,他日日夜夜倾尽心血所做的一切,早已不止于当年含恨选择法律的初衷。

在太长时间里,有太多人不可避免地迷信权力,迷信关系,迷信人情,迷信小聪明,可他一直在默默无言地告诉明诚,我们要做的,偏偏是告诉这些人,他们应当敬畏和依靠的,是法律。

明诚想得没错,明楼不知疲倦地奋战在这里,只因法律是他的信仰。


(TBC.)


小目录


评论(101)
热度(546)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