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柠

坑底一躺不起,等待上帝抓起我的手。

【楼诚AU】方法论番外01

明大律师和明小律师的二十六件事


* 现代AU

* 一些工作和生活中无时间顺序的杂乱片段

全文请戳  小目录  ~

——————————————

算是尝试一个新的写法,时间身不由己,反正也没有情节,分几次慢慢更完~

——————————————


A——Airport[机场]

换好登机牌之后,明诚开始觉出失落。他花了很长时间兴冲冲浏览留学论坛,联系房东太太,认识从C大考过去的校友,收拾将来一年的各种行李,可是真的拖着箱子站在机场大厅,所有热切的期盼都敌不过一点点挣不掉的留恋。

时间留得充裕,他们便在安检口附近多逗留了一会儿,周围的人群行色匆匆,明楼倒是一脸淡定,好像小孩儿只是要出去买点东西一样平常。

两人都没怎么多说话,该交代的早就在过去几个月中啰啰嗦嗦说了许多,明诚当真觉得还不如掐着时间过来,不要留下任何酝酿伤感情绪的余地。

他对告别其实是有些陌生的,从他有记忆开始,就没怎么离开过海市,也没怎么送过别人。在他二十余年的生活中,大概失去的太多,也就不觉得说声“再见”会失去什么。毕业时很多人借着气氛抱着哭,他大约生来就比旁人冷静一些,离愁别绪都藏在心里了。

“那……那我走了啊。”明诚看了看表,撑着箱子拉杆站起来。

明楼伸手拍拍他的背:“没事,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出差去看你。”

“就不能专门来看我一次?”明诚小声嘀咕。

“好,老板批假的话。”明楼张开双臂,“不抱一个吗?”

明诚吃惊地扭捏了一下。

“我来送我弟弟,这个要求很过分吗?”明楼抿了个一字笑,落落大方。

明诚抬头看着他,灯光落在明楼眼睛里,熠熠生辉的温柔。他故作轻松应了声“好”,搂住明楼时却一瞬间红了眼眶。

不能缠绵,不能停留,多一秒都要引人侧目,必须像真正的兄弟那样,只是一个短促而有力的告别。

明诚轻轻吸了一下鼻子,转身就拖着箱子闪进了人群里,明楼的目光一路追着那个清俊的身影过了检票点,明诚在安检处平伸双臂时,他还对着小孩儿美好的腰线愣了一秒。

明楼突然读懂了那些送孩子远走高飞的家长,心里明明半分不想错过孩子的任何一点成长或变化,却独自咽下了所有不舍,用一个潇洒的姿态送他去更广阔的世界里变成更好的自己。

更何况,知道你会如期归来,还难过什么?

再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我的,我也还是你的。

 

B——Bachelor[单身汉]

明楼三十一岁那年,大学里关系最好的那个六人小圈子终于全部结婚了,在晚婚晚育的年代里实属难得——当然,“全部”这个说法,只是明楼一个人的视角。

最后一位脱单的哥们在婚宴前一日召集大家小聚一次,说叫“单身派对”,这位本分又爱妻的检察官同志只是把一群好友凑到一起疯一晚上罢了。

话题很快从准新郎转移到了明楼。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催婚的人,明镜不再念叨这件事之后,总会有人积极接过这项使命。在所有人看来,有才有颜又有钱的明大律师可谓是男人三十一枝花,有花堪折直须折。

“明楼是属和尚的,一看就是我校出来的。”睡在上铺的兄弟把杯子往桌上一搁,借着酒意吐槽。C大的男女比素来是一个风靡海市的梗,学生们的共识是——远看是座庙,近看是母校。

“可你们法学院女生那么多!”船建学院毕业的工程师先生非常不服,“这么好的条件,简直是暴殄天物!”

法学院同班的哥们摇摇头:“你是不是忘了明楼大学那会儿立志啃下整个图书馆的架势?他有空才见鬼了。”

“大学时候有负众望,我的错。”明楼抿着嘴赔笑,漫不经心转动着手上新戴的一枚戒指,神色一片温柔。酒吧的光线时而绚丽时而幽暗,那枚素雅的戒指始终泛着清淡的光。

那是他上个月才背着明诚定制好的,原本打算等到小孩儿回国之后正儿八经求个婚,现在不得不提前拿出来,在同学面前先装装样子。

一位眼尖的律师姑娘迅速注意到明楼的戒指,夸张地睁大了眼睛:“你们都别吵了,喏喏喏,人家明大律师深藏不露!”

“这就不够意思了啊!”室友大大咧咧搭着明楼的肩膀,“什么时候的事啊?我们这关系,你怎么也不说一声,该不是隐婚吧?”

明楼连忙否认:“没有没有,算是……恋爱关系,我和我爱人都暂时不想声张。”

“金屋藏娇咯?”证券公司的女强人突然一脸八卦,“老实交代,同学还是同事?”

“校友,也是同事,以后有机会一定介绍给你们认识。”明楼差点把“学弟”两个字说漏嘴,言多必失,赶紧把话头扯回准新郎身上,“别总说我的事了,这才是明天要办婚礼的人。这小子也是法学院一霸,不挖挖他的情史吗?”

大伙儿嬉嬉笑笑翻了篇,明楼柔软的笑意却一直留在眼睛里。他们未来的路还很长,怎样进入彼此的朋友圈就是一桩难事。他没有事先和明诚商量过,那么除了对明镜,就绝不可能在任何人面前自作主张。

他们也许永远不会举办婚礼,可那又如何,感情原本就不需要任何仪式的加持。

 

C——Curriculum[课程]

法学院的课程总是能让学生有种面不改色谈起各种事情的淡定,确切来说,是刑法课把同学们的脸皮都变厚了许多。

郭骑云悄悄跟明诚说:“大家上刑法课是不是都冲着强jian罪来的?我怎么觉得分论讲到人身权益类犯//罪的时候,上座率特别高?”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污?”明诚不以为然,“强jian罪学多了也就那么回事。”

郭骑云勉强表示同意:“也对,上次在食堂排队,我们班两个妹子就站在我后面,认认真真探讨‘接触说’和‘插//入说’的利弊,然后开始分析强jian行为和weixie行为的区别,完全就是学术范儿。”

明诚忍着笑拍了拍郭骑云的肩:“你看,学过那么细致的犯//罪情节,大家现在都百毒不侵,重口了不少。”

“法律果然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尤其女生。”郭骑云看破红尘般总结了一句。

明诚低头笑。女生气质怎样变化他不知道,但是明楼学完法律之后,越发在特定时候显出衣冠禽兽的气质,他是有所领教的。

明大律师的气质升华不限于人身类犯//罪,而是染指了财产类犯//罪和民事诉讼的全面改变,完整而彻底。

明诚非常痛心。

 

D——Dance[舞]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明诚还没来得及琢磨如何找一个舞伴,就一不小心成了新生舞会的热门人选。中国的留学女生害羞地塞来一张小纸条,美国的漂亮姑娘大大方方当面邀请,明诚不知如何挑选,只好答应了第一位对他抛出橄榄枝的女孩儿。

虽说也是学生自己举办,但相较于放飞自我的party,迎新舞会稍显正式,宽阔的舞池、闪亮的灯光和盛装的姑娘小伙,五光十色地为明诚开启了一段崭新的生活。

舞会的音乐以流行曲目居多,学生们成群结队在舞池中跟着感觉high,间或掺进几首气质端庄的慢舞,是属于舞伴两人的温存时光。

明诚的交谊舞是明楼手把手教的。国内学校没什么舞会的传统,但不妨碍明大公子从小习得很多风雅的特长与礼仪,甚至一度在浪漫多情的欧洲收割了一大片少女心。

明诚抱着面前身着宝蓝色晚礼服的美国姑娘,在她明艳动人的笑容和坠式耳环晃动的光斑里,蓦地想起在家中跟明楼学舞的那些夜晚。

当时明诚笔挺地站着,手脚都不知如何摆放,干巴巴问明楼:“大哥打算怎么教?”

“我陪你练,自然是我跳女步。”明大公子心一横。

明诚被他拍了拍肩,立得松弛些,咬着嘴唇笑:“这么大块头的女伴,以后也很难碰到类似的啊。”

明楼眼神一斜:“还学不学了?”

明诚见好就收,老老实实鞠躬邀请,非常绅士地牵过明楼的手,顺势扶住他的腰。人站得近了,呼吸便交融在这方寸之中,进退旋转间,安谧,宁静,又有几分痒意。

明楼到底比明诚高出几公分,即使女步跳得轻盈,姿态还是硬朗峭拔的。明诚的脸堪堪贴着明楼的下颌与脖颈,稍稍侧头就能在那里印下一个吻,慢慢移动到他的唇,仿佛每一次点燃彼此的激情那样,变成一场不可收拾的前奏。

明楼从来是个敬业的好老师,明诚也算那种有慧根的学生,技巧在突飞猛进,距离始终暧昧又克制。

等到后来明诚趋于娴熟的时候,慢慢便在音乐里动了情,手臂下意识收紧,被明楼一本正经提点了一句:“过于亲密了。以后跟舞伴不可以这么亲密,这样子……不太礼貌。”

——于是在舞会上,过于亲密的grinding明诚便不再参加了,他给舞伴和自己各取了一杯酒,闲闲地靠在舞池外,轻轻晃动杯中的冰块。他看向舞伴的眼神依然优雅温柔,心里的小恶魔倒是得意地甩了甩尾巴。

记住了,知道你会吃醋的。

 

E——Exchange[交流]

对于明大律师而言,沟通交流是人生中占据极大比重的部分,和客户,和同事,和法官,和大姐,和他家小孩儿。至于明台就不需要了,骂一骂就乖了。

早在明楼和明诚第一次于那场讲座相遇的时候,他便在黑板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欢迎明诚同学课后进一步和他交流。可惜明诚同学害羞,压根抄都没抄下来。

明楼很遗憾,现在的小孩儿真是一点都不热爱学习。

后来,明大律师和明小律师的交流自然远远不止于学术与案件。身体的对话胜过一切言语,再怎样冷静自持的人,到底抵不过平凡又本能的情与爱。

明楼记仇,思及此处便停了动作,一边去夺对方的唇舌,一边忙里偷闲坏笑:“当年明诚同学问完问题,为什么不来进一步交流啊?”

明诚气息不稳,气得去咬明楼撑在他身侧的手臂:“明老师……还想要……怎样深入的交流?”

“现在不想要了。”明楼对着小孩儿发红的耳朵轻轻吹了一下,“够深入了。”

你的峰峦与密谷,你的坚强与脆弱,你的伶牙俐齿与百口莫辩,如今都是我的。


TBC.

————————————


话说……我真的在认真考虑本子的事,很多东西已经开始准备了,但是现在这个状况没有办法,慢慢看缘分吧~~~


评论(80)
热度(498)

© 雨柠 | Powered by LOFTER